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1.
事情确实很突然。
不仅称得上是措手不及,还可以形容成是晴天霹雳。
好歹是30多岁的大老爷们,刚下打了辆车被人闷晕,醒了以后直接被套上了不知道多少年前一股子怪味的校服捆了一个多月。
要不抵抗的顽强,自己早就贞洁不保了。
多小几率发生的事,凌远竟然遇上了。
几乎用尽毕生绝学,趁人不备脱开绳子放了一把小火,趁乱好不容易跑出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心尖尖上的李熏然打电话。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凌远又拨了一遍。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凌远后背一寒,拨通了赵启平的电话。
"启平。我是凌远,我被人绑架。。"
"我不管你是凌远还是凌进,马上滚到医院来。"

凌远根本没有想,他消失了一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2.
疼。
麻药劲刚过,那种强烈的剧痛感向四肢蔓延。
他要疯了。
李熏然微微动了动手,趴在床边的那人忽然疯了一样跳起来,"大夫大夫,快过来看,他醒了。"
李熏然心里有些无奈,这是他哪个傻里傻气的朋友或亲戚。
只见那小大夫上来,十分认真的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眉眼间满是无奈"凌院长,李警官是正常现像,还有,您不要大声喧哗。不要影响其他人。。。"
小大夫话没说完,就直接被推了出去。
搂着被一千只草泥马踩过的心,小大夫才想起来院长夫夫这不是分手了嘛,呦呦呦这是破镜重圆还是跪求糟糠之妻原谅,总之就是劲爆!发了朋友圈让大家快来看啊。
内心活动丰富的不得了导致脸上出现明显的红色,赵启平拍拍她的肩,小声说到,"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准备一些器具,一会来准备缝合伤口,再次包扎。"

"对对对赵医生说的对。"
"记得多叫几个人准备。"
赵启平心安理得的站在门口,听听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没有听人墙角的怪癖。凌远失踪了一个月,他们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现在竟然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这的确是个有趣的问题。

3.
"出去。"
李熏然听清了一直守在床边的是谁之后,肃然出声。
"然然?"
"滚!"
"然然,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李熏然不怒反笑,"凌院长新欢旧爱左右逢源真是好大的福气,我李熏然偏不做这个脸,我恶心!"
伤口也不疼了,说话也有力气了,也直接坐起来了。
"说起来我跟凌院长好歹睡上过这么几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老子就当是被什么不干净的啃了,这个不重要。"
"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直说,我也不是死缠烂打非你不可的人,你给我带绿帽子还冠冕堂皇大张旗鼓,凌远,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李熏然以迅雷不急掩耳响叮当之势把枪掏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凌远。

4.
"然然,你听我解释。我被人绑架了。手机以及任何东西都没了。打的电话是问路人借的,你看看我穿的这身衣服,怎么可能是我的?
什么新欢旧爱,李警官在这里,那还容得下其他人。"
凌远指了指胸口,看向李熏然。顺手把枪卸了,连带着握住手,以表衷心。
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李熏然瞬间泪流满面
,凌远立刻上前搂住他,"不哭了,不哭了,我错了,乖然然。不哭了。"
"远哥,不怪你。呜呜呜,我伤口崩了,疼。"
"大夫呢,大夫呢,都他妈死了?"

门口的赵启平嘲讽的笑了一下,真是够新颖够别致,老子亏了老子还给他们俩买了一个夫妻合葬八百年都不会拆迁的墓,明天让老谭退了去。
李熏然,以后你再吵架,老子再帮你就是蠢!

4.
"赵医生您好,我是市刑侦支队副队长。"
赵启平正翻着手中的病例点点头,示意对方说下去。
副队长有些无语,想到赵启平大哥凌远还有家里的谭宗明,生生压了下来,举起证物"这三枚子弹全部是从李队长的身上取出的么?"
"没有错。分别打在肩膀,腿和右腹部。"
"感谢赵医生。"
"有什么问题么?"
“这是机密?”
“喂,李局长,李熏然现在在。。。”
"这三枚子弹并非我国所产。"
"换句话说,熏然受得伤并非因为抓捕罪犯,而是因为暗枪。"
"这。。"
赵启平转身直接离开,到没有人的地方才拨通了谭宗明的电话。
"老谭,出事了。"

4.
"远哥,你哪来的这身破衣服?"
"别提了,绑我的人非给我套上的。"
"这是个什么学校啊?沪什么一中?"
"鬼知道这是个什么。绑我的这个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就是。。。"
"凌院长,我看你。。。"
"你想哪去了。这小丫头不太正常,天天搂着我胳膊喊我师哥,我都服了。没完没了"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