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明诚知道的时候,正在剧组吃庆功宴。
电话那边的李熏然声音还很虚弱,声音很低沉,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咳嗽。
"凌远没有说谎,这件事已经立案了。"李熏然喝了一口凌远递过来的温水,"我通过了远哥的那件校服,查到了那个学校,然后查到了汪曼春与你大哥明楼当时同在那个学校。
他们查到了机场的监控录像,汪曼春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在机场等着了。"
"我查了远哥的那天的航班,和你只差了15分钟,登机口在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你比他晚了一会,你还记得我那天还开玩笑说去你家吃饭顺道接你们俩么。"
"我说的所有事情,阿诚,我希望你小心,因为她本来要绑的是你。"

阿诚接电话回来的时候,汪曼春正在和导演聊的火热。
她的确很漂亮,称得上精致。如果没有和明楼,阿诚或许也会喜欢这类女孩子。
汪曼春姿态高贵,妆容艳丽,一举一动不失身份,是配的上明楼的。

他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汪曼春微笑着将手里食盒递给明楼,"师哥,足球比赛太精彩了,我叫吴妈给你炖了鱼汤,喝一点么。"
彼时明楼笑的温润如玉,手里牵着正在吃棒棒糖的他,"谢谢曼春,阿诚对鱼过敏,喝不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他记得汪曼春拍了拍他的肩膀,很用力很用力,竟拍疼了他。明楼的脸色很沉,低下身子问阿诚怎么样。没有理睬还在一旁的汪曼春。
"明楼,你对一个野孩子这么好,你值得么。我才是你订婚的妻子!明楼!"

"阿诚,电影大获成功,你难道不和我这个投资人喝一杯么。"
汪曼春端着酒杯向他走过来,"都亏了有这么一个金字招牌才能大卖,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其其应和,纷纷上来敬酒。明诚在圈里的名声很好,这少说也有2.30人上前,酒是没办法不喝的。
始作俑者早就退居幕后,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阿诚勉强自己走出去。
汪曼春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那声音几乎是贴在了阿诚的耳边。
"明楼是我的,谁挡了我,谁就别活了。"
阿诚踉跄一下,险些摔着。助理和司机立刻上来扶他。

"二少爷,您喝成这样,咱们要不去赵医生家里,大少爷和大小姐会扒了我的皮的。"
"回家。"
"二少爷。"
"回家!"

"大哥,我是野孩子么,妈妈说我是她生的,妈妈说我不是野孩子。今天曼春姐说我是野孩子,而且大哥我跟你一点也不像,和大姐和弟弟也不像。"
"阿诚当然不是野孩子了,阿诚像妈妈,我们和阿诚是很像的,阿诚是明家的二少爷,怎么会是野孩子呢。"
或许孩子时候的记忆太过强烈,以至于午夜梦回梦境重演,萦绕心间,久久缠绵。
阿诚想着,头越发的沉,浑身的灼热感让他极为不适。
他想起来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明楼和妈妈都陪着他,长大了明楼和大姐陪着他。
现在明楼就在他身边。
"阿诚,乖,把药吃了。"
明楼端过来一杯水,扶起阿诚哄他把药喝下去。
"苦么,要吃糖么?"
"大哥。"
"哎,怎么了阿诚。"
"汪曼春绑架了凌院长。。"
"阿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修养,其他的,我来处理。"
"大哥,我还没有。。"
"大哥的话都不听了?"
阿诚点了点头,沉沉睡了过去。
明楼替他盖好了被子,轻轻关上门,和方孟敖以及谭宗明凌远开启了视频会议
明诚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回复陌生号码的信息。

后天,沪上中学见。

一直都是你在守护我,你守护了我17年,现在,换我护着你吧。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大哥,我都愿意。



我可能就是一个对睡前俩字理解不一样的lof主。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