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睡前故事


1.
荣方两家算是真正的世交。

且不算两位方老先生荣老先生当年一同闯江湖的情谊,单凭头几年方家一时落难,荣家顷囊相助来说,就是圈里经久不衰的嘉话。

两家的长子,方孟敖和荣石,就读于同一所学校不同的班级,从小打到大,在学校里平分秋色,各登榜首。此刻的二人不过是15.6岁的半大小子,举手投足间早就显出如今的影子来。

两家也有各自金贵的宝贝,方家有对双胞胎男孩,一个叫孟诚,一个叫孟韦,荣家前几年好不容易得了位千金,从上到下宠成了公主。

可惜好景不长,方家双胞胎遭人绑架最终落得一伤一失踪的结局,方孟敖被迫一夜成长,方母思子忧思过重,几年后撒手人寰。

这一次由一场商业博弈而引发的绑架案最终以对方破产,方家双胞胎一伤一失踪告终。从此开始了方孟敖无尽的弟控生涯,以及与父亲方步亭长达数十年的父子不睦的开端。这些都是后话。

荣石是打这个时候开始注意方孟韦的。

有一次方孟敖实在脱不开身,托荣石接方孟韦回家。

方孟敖特地打了电话给荣石,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大都是小孩子喜欢什么,放学要吃什么,荣石朝天翻了个白眼,心说方孟敖你烦不烦,唠叨的没完没了。

那时的荣石理解不了方孟敖心里的七上八下,许多年后,方孟敖没事就以我从小宝贝着长大的弟弟怎么总不回来看看哥哥为由扣在身边的时候,荣石咬牙切齿的在心里画圈圈,你个王八蛋,又把我媳妇抢走了。

那次大概是荣石在那件事后第一次见到方孟韦。从前爱笑活泼的孩子变得如今的沉默寡言,让人更加心疼。荣石过去拉住方孟韦的手,“小韦,回家了。”

保镖隐隐的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荣家大少爷半抱起方孟韦,递给他一颗冰激凌。

方孟韦接住,剥开包装纸,递给荣石,“荣哥哥吃么?”

荣石摇摇头,“孟韦自己吃吧。”
“谢谢荣哥哥。荣哥哥吃一口吧。”

夏日的骄阳给小娃娃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有点像童话故事里的安琪儿,荣石脸一热,微微咬了一口,“谢谢孟韦。”

方孟韦微笑,开始认真低头吃起来。

荣石心里软了一块,他温和的笑起来,奶香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带着股甜甜的味道。

晚饭后,荣石有耐心的抱着荣意讲起了童话故事,忽然电话铃声想起,管家将电话递给他,里面传来方孟敖暴怒的声音,“荣石你给我弟弟吃什么了?怎么拉肚子了,你小子等着!”

从此荣石很难再接近方孟韦了。

2.
秘书站在那里汇报下周的行程,明楼一边听着
,一边脑海里思索给自己弟弟的生日礼物。

手表嘛,去年送过了不好。
手机嘛,没什么心意。
西装嘛,从小到大都有,再说送西装算什么。

秘书话以说完,把文件放在长官面前就等着签字画押,不对,审核过目。瞧着领导的眼神凝在一处,秘书无奈的开口,“明总,有什么地方不妥么?”

明楼微点点头,将手里的文件拿过去,“你说这个17.8岁的孩子喜欢什么?送什么能对他们心意?”

“这就要看人家喜欢什么了,不都要论着投其所好么。我猜,明总这是送姑娘?汪氏的大小姐?”

明楼好笑的摆摆手,“我是送我弟弟的,你也不想这汪大小姐都多大了,五年前就过了18了。她可惹不起。”

明楼看向桌面上姐弟四人的合影,有些怔仲,“你说都多快,阿诚都18了,明台也15了。”

“明总,没事我先出去了。”秘书垂下眸子,隐去心里的疑惑,她听说明家的二公子并不是明太太亲生的,可是全家宝贝的和什么似的,和亲生的无异。

这样的家族秘辛向来是员工茶余饭后的谈资。

正巧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和她打招呼,她象征性的问了声好,还在琢磨刚才的事。

刚出门的人力主管和明诚正面撞上,两人寒暄了一两句,各自别过。

人力主管上个月参加了方氏的一个洽谈会,见到了给哥哥帮忙的方孟韦。

临上电梯的时候,秘书听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明家二公子,和方家小公子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说是亲哥俩都不为过。就是明诚嘴角有一颗痣。

“大哥。”

那话音声不过是刚落,便被明楼一把摁在椅子上,倒了杯温水放在手里,“这一趟行程怎么样?”

“终于明白大哥说的意思了,看过了许多风土人情。快回国的时候去了英国看了大姐,她人都好,母子平安,姐夫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小宝宝特别可爱。”

然后拿出手机,指给明楼看。明诚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好闻的让明楼微眯了眼睛。

他的心思,希望就这样埋在心里,带进土里,让阿诚永远不知道。

宝宝又回来了。

现在是考研党了

但是又开了两个坑

义无反顾的喜欢这对cp还有本命

祝所有的小伙伴们学习工作顺利呦!

评论(2)

热度(44)

  1. MAO小败情感迟缓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