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相二/山组 生活大爆炸(ABO)

我觉得我是一个超级勤奋的人。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5.我就是喜欢你,没有任何道理

情潮时期的身体虚弱,倒让被醉酒引出来的胃病一发不可收拾。
幸好这段时间大野爸爸不在,回了老家。
大野智听着护士嘱咐的话,拿了个小本子记了下来,向人家到了谢,然后坐下来削苹果。大野智一直没说什么,只是樱井打来的电话不怎么接了。
正好手机震了起来。
"哥,有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二宫和也坐在床上抱着电脑码字,看着震动的都快飞起来的电话不由得失笑,"很吵啊,耽误我写东西了。"
大野智丝毫没有犹豫的把手机扔进垃圾桶,二宫和也看着哥哥泄愤似的表情不满的叫了一声,"不接就不接,有必要扔么,都是钱啊。"
"哥,你不是在生气啊?"
"我没有,你哪只眼睛看见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不要迁怒无辜的人啊。虽然这人有点溜肩,脖子有点粗,但人还看起来不错。"二宫和也笑了笑,歪头瞅大野智。
大野智瞪了他一眼,二宫和也耸耸肩笑了笑,看他把手机拿起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掖到他的被子里,继续坐下来削苹果。
"哥,好脏唉,我生病了你还在欺负我!"
"吃苹果!"
"不吃。"
"有营养!"
"你啥时候把我游戏机带来,我剧本都要写完了。"
"吃了我就给你带。"

被挂了电话的樱井翔脸更黑了,看着身边吃的高兴的相叶雅纪直接一脚踢过去,"你还吃,都是你惹得祸,我家阿智都不接我电话了。"
罪魁祸首相叶雅纪一下子蔫了下来,赔笑着连忙把自己便当里最大一块肉给樱井翔夹到碗里,"来来来,吃肉。"
"吃个屁。今天中午我去看他们,你去不去。"
"不去。"
"什么?"
"去,我去叫桂花楼送粥过来。"


"樱井主任今天好凶奥,相叶主任被凶好几次了"
"啥,相叶主任还能被樱井主任凶?"
"好像是出了啥事来着,樱井主任男朋友的弟弟被相叶主任弄进医院了。"
"我去,不愧是我相叶主任,真猛。"
"大料啊,仔细讲讲?"



消化科室的主任医师风间俊介是二人大学同学,樱井翔提前拜托了如果二宫和也有什么事要提前告诉他们。风间俊介看着相叶雅纪手足无措失魂落魄的样子,跟小媳妇似的跟在樱井后面,凑过去猜了一句,"里面住的不会是ni酱原主吧。"
樱井翔依旧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相叶雅纪简直要哭了。
"旁边照顾的那个是他哥哥,是你的那位?"风间指了指樱井翔。
对方黑的透顶的脸上挤了一个笑。
"我的天。"
风间俊介捂住了嘴,樱井翔相亲相到意中人这事在他们朋友之间传开了,据说都到omega家里做客了,八字的那一撇就差这一哆嗦了。
谁想到出了这档子事,,简直是飞来的横祸啊。
哎呦呦,唔,让你秀恩爱。咳,我不幸灾乐祸。
"那个,你们别想太多了,病人恢复的很好。"
风间俊介拍了拍两位好友的肩,又安慰了几句,"那边是omega的房间,先贴了抑制片再去,omega生病的时候信息素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这个你们俩再急诊比我清楚。"
樱井翔阴策策的笑了笑,"是呢,相叶主任喝酒还把抑制片喝没了,人家omega差点就被他。。"
相叶雅纪一把捂住樱井翔的嘴,连忙拉着他往病房走去。
可不能再说了,再说我人都丢到消化科了。w樱井翔心说相叶雅纪你还要脸啊,要脸你别干啊。
二人提着补品向前走,风间俊介瞅见相叶雅纪的腺体周围贴了一大堆抑制片,再也崩不住,乐的肚子疼。





对方还是记忆里的少年模样,从来都没有改变。
就是瘦削了些,没有小时候肉乎乎的脸蛋,一双手还是肉肉的汉堡手。小小的人窝在一大床被子里,正睡着。
"打扰了。"
大野智起身看他们俩人,露出一个礼貌性的笑容,"这里有没有多余的椅子让你们坐。"
俩人把东西放下,站的比军训的时候还直。
这样诡异的场景持续了10分钟,直到二宫和也醒了过来。
相叶雅纪朝着二宫和也毫不犹豫土下座,"由于我的过失让你遭受了如此伤害,真是太失礼了,对不起。"
他低了好半天的头,对方才慢悠悠的出声,"你说哪个,被强吻,还是生病?"
"两个我都有责任。"
"你说的也是。"肉肉的汉堡手点了点自己脑袋,
"那你就把住院费用交了吧。"
"好的,没问题。那个你想要喝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想要吃什么我都可以做,我不会做我可以学着做。"
"你当我小白鼠啊,"二宫和也窝在被子里,病着的气色不太好,一双茶色的眼睛确很有神采,刘海软软的盖在额头上,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笑。
怎么这么好看啊。
怎么什么表情都这么好看啊。
相叶雅纪心想。
"屋子里人好多,真是闷得慌,这样吧樱井君麻烦你带我哥吃点什么,从早晨到现在我哥还什么都没吃呢。"汉堡手摆了摆,开始赶人。
大野智没有动。
"哥,你刚刚不还说饿了么。"
"我哪有?"
"你有奥,快去吧。"
大野智见二宫和也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给他,不情不愿的才和樱井翔出去。



"谢谢。"相叶雅纪又鞠了一躬。
"别谢太早,我还没原谅你呢。对了,那条柴犬呢,我挺喜欢的。"二宫和也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
"他在家里呢,你要喜欢他等你好了我立马带他见你。"相叶雅纪笑了起来。
"嗯,相叶雅纪,咱俩多少年没见了。"二宫和也捏着被角,扭头问他。
"好多年了。"
"你说巧不巧,这么多年我连你的样子都没忘。"
阳光斜斜的射进来,投射出一串细碎的光影。他的肤色很白,在阳光的照射下接近透明。茶色的眸子细长灵动,比日光绚烂动人。
相叶雅纪觉得心里一下子满了,这么多年,他终于等到了。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