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相二/山组 生活大爆炸(ABO)

前文戳头像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6.can    you.    marry.     with.     me?

出院之后的日子变得平凡起来。

二宫和也最新创作的剧本被名导演挑走,跟着剧组挑演员改剧本,忙的昏天黑地。
秋冬交继,杂志社越发忙碌起来,对于各类时尚单品的报告全部出来,整个办公室的人忙的人仰马翻,连午休都在看走秀。
医院就更不用说了。
换季的时候无论是哪里,都忙得不行。

有时候二宫和也会和大野智打个电话说说这几天的事,有时候会给相叶雅纪发一个风景图片。
他们很久没见到他,却感觉他就在身边。
临走之前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吃了顿饭,饭桌上只有他们俩人,安静的能听见筷子触碰碟子的声音。

相叶雅纪没有动筷子,他看着对方细嚼慢咽的吃着食物,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肢体语言,一一记住。他错过了对方10多年光阴,遗憾只能靠后半生来补上。

"你怎么不吃啊。"二宫和也差不多饱了,拿起餐巾擦嘴。他向来吃的少,这些菜每样尝几口,也就饱了。
"我饱了。"相叶雅纪撩起耳边的碎发笑了笑,看你吃饱我也就饱了。


饭后俩人散步回家,相叶雅纪半开玩笑的说他上回做的那件事以为二宫和也永远不会原谅他了。
二宫和也撇了撇嘴,反驳说自己气量才没那么小,而且谁像相叶雅纪那样准备送他小鸭子结果喂太多了把小鸭子撑死了。还有什么送他只小猫和金鱼,结果猫把金鱼吃了。
相叶雅纪一脸黑线的堵住二宫和也的嘴,抱怨着nino你别说了。
"你做的不让说啊。"
"不让说,你快别说了。"
"那你把手拿开,对一个omega这样小心我告你耍流氓。"
"你去告吧,我可以把耍流氓进行到底。"
二宫和也忽然扭过头,耳朵红红的低头不说话。


"相叶雅纪,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在那时候陪着我。"
"既然这么谢我,要不要以身相许来报答呢。"





急诊科室的人大概三天没有回家了。
樱井翔还在手术台上鏖战和死神抢人,相叶雅纪出了车回来抱着一个出了车祸满身是血的孩子就往急救室跑。
几个护士聚了过去放置仪器,相叶雅纪检查伤口,问站在门口的警察"家长呢?孩子脾脏破裂,马上得手术。"
"家长,我们没有联系到。这。。"
"你来签字,马上,来,上呼吸机,联系手术二室准备手术,叫儿科佐藤桑来帮我。"门口的警察自动让开,相叶雅纪和护士们推着病床向手术室奔去。


两边的手术都不顺利。
将近10个小时的手术耗费了所有的力气,樱井翔沏了一大杯糖水边走边喝。发给大野智的邮件还没有回应,苦笑了一声没办法。他家那位忙起来也是什么都不顾的。
相叶雅纪大汗淋漓的从手术室出来,看见樱井翔拿着杯子抢过去喝了一大口。
"你那边怎么样。"樱井翔倒是大度起来,又沏了一杯糖水。
两个人回到休息室,相叶雅纪才说了一句,"看命。"
"你说的还真对,看命。"
"今天下班早,喝一杯去么?"
"行。"



两个人坐在居酒屋里长吁短叹。每次连着几天几夜不合眼总觉得自己要升天成神仙,睡了一觉回来发现自己还是思凡到底没法六根清净。
没有了相亲的困扰,却为感情所累。
相叶雅纪灌了半壶酒进去,对着手机上二宫和也最新拍摄的杂志封面,忽然说了一句,"如果那个孩子活下来,我想领养他。"
"相叶雅纪,你说什么?你疯了。"
"我没疯,翔君,你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和nino认识的。那时候我家刚搬到那里,我认生不敢和同学说话,nino是第一个和我讲话的那个人。别看他现在说话温温和和的,小的时候可厉害了。"相叶雅纪端着酒杯笑了起来,灯光氤氲柔和,
暖的想让人流泪,"直到那年期末考试前一个月,nino三天没上课,我去他家找他,才知道他妈妈过世了。他看着我,很平静的说,爱拔酱,我没有妈妈了,我永远没有妈妈了。然后泪就落下来了。眼泪像砸在我心上一样,我当时哭的比他还惨。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出不去了。无论他是alpha还是omega,我都出不去了。"



相叶雅纪照样喝的烂醉。
叫了计程车报了地址把他送回去,樱井翔倚在车门前抽烟。酒劲上来什么也挡不住,果然过了30岁就是不一样了。他猛地吸了一口烟,呛得把肺都快咳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在拍着他的背,樱井翔抬了抬手示意谢谢,缓了一会才站起来。身边那人缓缓的说着
,"医生也这么不爱惜身体么?"

"阿,阿智?"
大野智笑的温温糯糯,语气里带着一点小得意,"既然你不来找我,那我就来找你了。"
路灯下的人背着光蹲下看他,五官渐渐的在他的视线里明朗清晰起来,认真做好的发型有一丝凌乱,有一根调皮的跑出来贴在他的脸上。
樱井翔抱着人就亲了过去。
人被吻的七荤八素,半推着他的胸膛,说,好多人在看啊,翔君,你放开我。
樱井翔露出一个奸诈到极点的表情,拉着人就进了最近的一家小旅馆。
"现在,可以了吧。"








酒醒后的清晨意外的没有头疼。

视线里的一切不是熟悉的样子,不大的双人床上两个人紧紧相拥,大野智柔顺的头发扫过樱井翔的下巴,最终停留在他的胸膛前。听着他的心跳声,睡得安静而深沉。
樱井翔这时候醒了。
酒果然在某种程度上是个好东西。
昨天晚上的欢愉还历历在目,咬破腺体的时候大野智的泪仿佛还垂在脸颊边不愿意落下,还有他情动时的呻吟,环着他脖子的时候的喘息声,一一印在樱井翔的脑海里。
房间里满满的玫瑰混着茉莉的味道。
清淡的茉莉香夹带着一丝丝浓郁的玫瑰味道搭配的天衣无缝,真是比哪种香水都好闻。
平时的樱井翔严谨细致,虽说不上好说话倒也是平顺柔和,唯独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过分的强烈。
搂着大野智微瘦的腰身,笑的异常温柔,反正今天周末,他俩都不用上班,那就多睡一会吧。



二宫和也亲耳听到哥哥说要结婚的时候是在饭桌上。
大野智认真的说着,吐字无比清晰,"我要和翔结婚了,老爸知道了,很高兴,也特别同意,过几天会去见翔的爸妈。"
四个人的饭桌,原本热络的气氛就这么冷下来。
二宫和也脸上笑着的表情冷了下来,他撂下来筷子,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
樱井翔放下了筷子,坐正了身子。




明明坐在那里小小的一个人,气场强大的无法直视。这人真的与自家的软面包是亲兄弟么?
大野智喝完了最后一口汤终于开口了,"小和,别这样,我们又不是不见面了。不过是结婚而已,没什么的。"
没什么的?
二宫和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股气,拽着大野智离开了饭桌来到了饭店外面。
樱井翔就势就要跟出去。
相叶雅纪拽住樱井翔的袖子让他坐下,"nino比谁都要宝贝他这个哥哥,你不要多管闲事。来,接着吃。"
接着吃个屁,我怎么吃的进去。
樱井翔趴到落地窗前看两兄弟说话,相叶雅纪哼哧哼哧咬着鸡腿,只是笑,不说话。
樱井翔,你算是载他身上了。
樱井翔自己想。





其实二宫和也并没有生气,连因为哥哥要结婚了可能不会像以前照顾自己的失落都没有。
取而代之的是他很担心,大野智一向是这样软糯的性子,极少发脾气,他觉得自己哥哥随和的过了分,毕竟结婚这样的事是丝毫不能马虎的,他不希望大野智是凑合而不幸福。
"小和,怎么了么,我结婚你不高兴么?"
二宫和也揉了揉太阳穴,想了一个最简单的描述方式,"哥,你真的喜欢他么?你是因为觉得说我遇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适合结婚,所以就结婚了,而不是这个人适合我,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结了婚。"
"我确认他是在你自愿的时候标记了你,毕竟老爸亲手教你的空手道。但是哥,你看的清自己的心,你想象的到你们两个的未来么?樱井翔是个不错的人,我不反对,不错不代表适合。"二宫和也双手插进了口袋,掏出了包烟吸了一口,"哥,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大野智笑了笑,像小的时候那样揉了揉二宫和也柔顺的头发,"小和,我想像的未来,都有他。"


公司的同事也意识到了自己leader的变化,年轻的还打趣了两句什么时候能够喝喜酒,大野智认真的在发巧克力,抬头回了一句,"下个月最后一个周末,赶在12月之前。"
一群小年轻起哄大野智讲爱情故事,大野智难得的红了脸,糖发完了就回了办公室。
呀,心跳的好快。
对着桌上的合影,大野智笑的眉眼弯弯。
咳咳,樱井先生,余下的日子,请多指教。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