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x2/sj 有关画面的正确打开方式>


被昨天的vs岚笑疯

超级想写一个校长三塞和社会史三塞的文

前文指路:P1:捆仙绳的正确用法

p2.有关于某人的情窦初开

"行了,行了,别逞强了。"

二宫眉毛一挑就要站起来,奈何后面疼的火烧火燎,每走一步都在抽动内里脆弱的软肉疼的他呲牙咧嘴。

哪还有半分狐族最聪明最帅的小王爷叱咤风云的样子?

松本掐着自己大腿把笑容生生的憋了回去,把伤药塞到他的手里,"你呀好好歇着,里外都伤着了就别乱动了,我去师兄那看一眼,有什么消息我告诉你。"

"对了,我忘了说了太白金星的要内伤外伤都能用!"

说完这句松本就掐了个诀隐了身,闪到楼顶隐秘的地方慢悠悠的运起仙力露出仙鹤本体向南海飞去。

南海今天可不是一般的热闹,松本润站在龙宫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一波高过一波的尖叫声。听这音调,好像来自同一个人。

极具穿透力的尖叫刺痛了松本润的耳膜,捂着受伤的耳朵他悄悄后挪了一步,龟丞相误以为松本润想走,个子不高的他双手拉住松本润的胳膊,一脸的慈爱,"松本桑别走啊,我家太子爷等您好久了呢。"

"这里面谁啊。喊的嗓子都劈了。"

"玄文仙君樱井桑。"龟丞相好心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俩棉球给松本润,掐了个诀让内殿的防护圈更厚了一倍,"樱井桑昨天找太子来看恐怖片,看完就开始尖叫,还把电视砸了。您可不知道,他这一嗓子修为弱点的都震出南海了,修为不弱的像我这样的年纪都大了,心脏也不好,速效救心丸都吃了一箱了。"

龟丞相一脸的正气凛然的拽着松本润往内殿走,"微臣打老早以前就听说白鹤一族都是善良温柔的人,您可不能就这么把我们南海的老弱病残就这么撇下离开啊,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

松本润表面大爷得很性格可是上温柔可爱的小甜饼一个,硬着头皮推开了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庞然大物张着血盆大口就扑了过来。

松本润一下子就蒙了,提起内力来了一招白鹤亮翅就把危险拍出了老远,大野智直到听到了巨响才醒过神来。

松本润楞在原地,看着大野拉着老虎尾巴把他拖到了地毯中央,然后扔掉尾巴嫌弃在他身上擦了擦手。

"松润来了,快坐快坐。龟丞相,快点找几个人,趁他没醒之前把他给我扔出去,能扔多远扔多远。"

大野智的话音刚落下,地上的白虎化作了人形,一转身立马坐了起来,看了下周围又看了眼坐在位子上的松本和大野,然后看了眼黑了屏幕的电视,深吸了一口气,立刻站了起来,装摸做样的拍了下迷彩外套的灰尘,然后也做到了椅子上。

大野智瞪了他一眼挥了挥手和龟丞相做了个警报解除的手势,过了会才有人耳朵塞着棉球来上茶。

樱井翔端起杯子透着茶碗边缝看松本润的侧脸,刚才一招把他拍晕的就是这位,白鹤仙君松本润。以前就听说这位浓颜,眉毛是挺浓,眼也好大,眼睫毛好长,好好看。

松本润和大野智说着绿色手机链的事,眼睛余光也瞅到樱井翔偷看他,还隔着茶杯缝。有点像同事养的仓鼠,还是个不聪明的仓鼠。

觉得自己挺厉害的藏的挺好好像他看不见一样。

当他瞎啊?

"这位,我就坐在这里,你要看我就好好看,行么?"

"啊,"樱井翔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立马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微微弓下身伸出右手,"在下玄文樱井翔,请多关照。"

"白鹤,松本润。请多关照。"

啊,手好软好细,身上好香是我喜欢的香水味道。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脸一会白一会红的,向大野智做了个口型,"脑子有病?"

大野智端起茶杯遮住脸觉得丢人的没法看,"没事,就是发春了。"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