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1.

第二天下午,谭宗明处理完公司的事开车到医院输液。

赵启平昨天晚上一宿夜班,在宿舍补了个觉刚刚睡醒,还有点懵。

刚睡醒的赵启平一边走一边打哈欠揉眼,急诊部的小护士们一个上来递杯水,一个上来塞咖啡,没抢上的一会准备偷饭盒帮他打饭

急诊部的小护士过的苦啊,每天上班累不说
,还要虎视眈眈的盯着全院的护士和其他科的女医生。

谭宗明看着一边为他扎针的小护士边跺脚边叹气,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个赵医生这么受欢迎啊?嘴多毒啊。”

小护士一脸要不是因为你帅姐早抽你的表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我们医院也就七八个像赵医生这样长的好医术好人仗义的,可惜啊凌院长被警察收了,骨科苏大夫女朋友是个模特,还有一个泌尿科的李大夫。算了不和你说了,赵医生叫我。”

2.

赵启平今天一如既往的忙。

看着化验单,这个已经是他这两天看的第25个孕检的单子了。

“大夫,我是不是怀孕了。”

“没有。”赵启平看了眼各项指标,非常正常。

“可是我这几天吐得厉害。”

“恩,吐的厉害,孩子不是吐出来的。”

此刻谭宗明正拿着病历本走进来排队,听到这话乐了一声。

赵启平看了他一眼,接着出声,“你后面那个昨天晚上也吐的厉害,你看他没怀孕吧?
你还年轻,孩子肯定会有,别着急。”

那个女孩随即笑了笑,拿过单子,“麻烦医生了。”

赵启平摆摆手,“没事,别急。”

谭宗明这才上前,把病历本递过来,“开点药。”

“肚子还疼么?平时按时吃饭。这两天喝点粥,少吃肉。”赵启平在病历本上写写画画
,“去交费取药吧。”

谭宗明没动,“医生,我这人特别爱吃肉,
几乎无肉不欢。怎么办?”

赵启平咧唇一笑,温和优雅,“忍着!”

3.

第三天。

自从早晨起来谭宗明很高兴,一上午打了鸡血一样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完,看了上个季度的计划报表。

然后中午吃了两碗小米粥,开着车哼着歌就去了医院。

路上谭宗明还想,他是不是魔怔了,哪有去医院还上赶着了。

然而等他输完了一瓶也没有见到赵启平的人影,正好要换液,小护士连忙过来在瓶口抹碘酒,谭宗明一瞧,正好是昨天的小护士。

“请问一下,今天怎么没有看到赵启平医生啊。”

“今天有一个刀伤的女病人,赵医生去做包扎了,你什么事啊。”

谭宗明点了点头,按照赵启平的医术,估计很快就能过来看病了,恩。这瓶输完肯定赶的上。

心里还有这么点期待。

4.

果不其然,20分钟以后,赵启平果然出现在了诊疗室。原因是有一个哮喘的孩子在输液过程中喘不上来气了。

赵启平把孩子抱了起来平放在床上,让护士立刻拔了针,拿了喷剂药马上喷了一下。

症状减缓,但还是没有消失。

“心电监护,拿小氧袋来。”

孩子这才渐渐平静下来,呼吸渐渐平稳,赵启平把枕头垫在孩子头下,笑意温和的看向小男孩,“告诉哥哥,还难受么?不用说话
,点个头或摇个头。”

小男孩摇了摇头,冲赵启平笑了笑。赵启平摸摸孩子的头,站起来“家属呢?”

小男孩妈妈窜到赵启平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问他,“医生,毛毛怎么样了?”

“我刚才救人的时候你哪去了?我说要不是护士摁了铃你是不是不知道叫我啊,哭,就知道哭,你哭一通你儿子能舒服啊。”赵启平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小宋,麻烦你看着点这孩子。不舒服马上叫我。”

哎,这年头,家大人心太宽了。

5.

谭宗明当时没敢说话。

倒是觉得赵启平炸毛起来还是挺可爱的,话说的也入情入理。

一输完液,谭宗明就跑去了问诊室。

“赵医生。”

“肚子疼。你怎么又来了?”

谭宗明还没说话,一对抱着婴儿的夫妇慌里慌张的跑进来,险些摔了孩子。

谭宗明赶忙扶了一下。孩子的哭声很弱了,脸都憋红了,一看就知道拖了很久。

“大夫,我女儿鱼刺卡嗓子了,您救救她。
我求求您了。”

赵启平声音沉稳,“马上去急救室。护士叫儿科王大夫来。”

6.

谭宗明坐在门口,哀叹开个药这麻烦的啊。

后面又排了老长的队。

又过了很久,赵启平这才抱着孩子从急救室出来。

小夫妻俩连忙把孩子抱过去。

赵启平瞅了眼夫妻俩的衣服和孩子的发旧的襁褓,甩给他们一句话,“不想要别生,你们这不叫养孩子,这叫谋杀。”

那夫妻俩脸红的像染了血,说了一句谢谢医生就抱着孩子去交费了。

7.

赵启平回诊疗室继续看病。

“肚子疼你还没走啊?”

“赵医生,我刚找您看病,您这不救死扶伤去了么。”谭宗明扶额,毒舌就算了,怎么还天然呆。

“行了,别夸我了,夸我也不收名片。”

还是毒舌,对,还记仇。

“赵医生”谭宗明只好开启另一个话题,
“我胃口还有点不舒服,想再输几天液。”

“肉吃多了?哎,你说说你们,有病作,我这当大夫的也是醉了。”

谭宗明直接炸了,“我就是还有点肚子疼,
而且我遵医嘱这两天什么肉都没吃只喝的粥。”

“恩。”赵启平开了单子,“医院不许大声喧哗,多大人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拿单子交费去吧。”

谭宗明拿着单子立马走了。

8.

一会进来的小女孩有点发烧,说话瓮声瓮气的问赵启平,“那个叔叔怎么跑出去了?来医院看病的人不是都不舒服没有力气么。”

赵启平笑着摸了摸头,“宝宝真乖,懂得真多。那个叔叔害怕打针,哥哥让他去输液他就害怕的跑出去了。宝宝怕不怕呢?”

“宝宝不怕。”

9.

转日谭宗明来输液,坐在旁边的小女孩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叔叔这么大人怕打针,羞羞!”

谭宗明,啥?

评论(1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