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木木



1.
抬眼看了一眼坐着悠哉游哉看报喝茶的赵启平,福利院的院长老赵一颗心脏都快停跳了
,“赵医生,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了,这个孩子你领养不了,不符合条件。”

“赵院长,我可都连着来一个礼拜了。这可是您编的第三个借口了。好歹您看着咱们都姓赵,兴许500年前是一家,您说是不是。”

赵院长的嘴角抽了抽,我的祖宗,谁跟您500年前是一家。

赵启平又笑,“我记的您昨天说这个孩子就这两天她家里人来接她。昨天没人来,如果今天还没人来的话。赵院长,我可就要办手续了。”

赵院长一脑袋的无奈,“我说你这个孩子,还没结婚呢,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你这么早领养一个干嘛呢。”

赵启平放下报纸,微微扬了扬下巴,“我觉得我和这个孩子有缘分,如果不领养他我心里不安。”

赵院长直接拿出单子让赵启平填。

2.

赵启平给小男孩换了一声新衣服。

小男孩低着头,看着赵启平抱着他一脸温和的笑,“去哪?”

赵启平挂科刮他的鼻子,“爸爸带你回家。”

“回家?”

“对,回家。”

“可是院长爷爷告诉我爸爸妈妈在天上,我的家在天上,这个家是在哪里。”

赵启平看着他的双眼,把他的手放在他的心口,“木木,你从前的家在天上。现在的家在这里。”

“这里?”

“对,木木,爸爸和木木就是一个家。从今天开始,爸爸就是木木的家。”

3.

雷打的太响了。

赵启平揉了揉眉头,沏了一杯花茶坐在客厅看报纸。一下雨他就睡不好。

木木拖着被子,走到赵启平面前,“爸爸我害怕,睡不着。”

赵启平一把把儿子和被子捞起来,“走,我哄你睡觉。”

一大一小躺在床上,赵启平眼皮发沉,恩,有点睡意了。

木木窝在赵启平怀里,雷打的他直哆嗦。“爸爸我害怕。”

赵启平用手捂住他的耳朵,“还怕么?”

木木翻了个身推了推赵启平,“爸爸,我想听个故事。”

赵启平翻了个身,“我不会讲故事。”

“小故事呢?”

“故事还分大小?”

“爸爸我还没睡着呢,你不许睡!”

“爸爸,木木不理你了!”

4.

木木知道新爸爸是一位医生。

用幼儿园老师的话来说,斯文俊秀,一表人才。用急诊室的姐姐话来说,“木木,你看姐姐这么漂亮,能不能做你妈妈?”

在木木心里,新爸爸很厉害,会治病救人,还会给木木做饭陪木木玩给木木买好吃的。

可是姐姐拿着棒棒糖啊。

木木张手就想要,转眼一想小书包里的巧克力。小男孩荡着腿,糯糯的笑,“都要问爸爸呀,木木听爸爸的(^_^)”

棒棒糖到手了!

5.

那天急诊人很少。

木木背着小书包坐在急诊室门口玩手机等赵启平回家。

忽然游戏不见了,转换成电话界面,木木划下按键接听电话。

“喂,请问是赵医生么?”

“不是。”赵启平教导木木要有礼貌,“请问你找谁?”

“我找赵医生。”

“他还在上班哪!”

谭宗明在电话那端有些奇怪,给赵启平打电话怎么是个小孩接的。

或许是把手机给患者的孩子玩了?谭宗明在电话那端微笑,心里很是欣赏得意。果然是医者仁心,我眼光要不要这么好。

带着些玩笑的语意,“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赵启平医生。”

“重要的事?”四个字在三岁的孩子心里转了好几圈,然后笃定的告诉他,“我爸爸还在上班呢。上班不能接电话。”

“爸爸?”

“对啊,你是谁啊?”

谭宗明握着电话僵在哪,心里五味杂陈,如坠冰窟,下意识的沉声问了一句,“你妈妈是谁?”

“你问哪个妈妈?你是谁啊?”

哪个妈妈?!

谭宗明在电话那端连哭的心都有了。

“我问你妈妈是谁?”

“我妈妈在天上。”

谭宗明吶了吶,原来是个空姐。

木木见电话那端没有声音了,喂了一声。谭宗明低沉的应了一声。

木木捻着衣角,“不过现在木木没有妈妈,但是很多人要做木木的妈妈。有幼儿园的老师,还有护士姐姐,还有医生姐姐,喂,喂,叔叔,你笑什么,你别这么笑,我害怕。”

6.

赵启平换好衣服出来看着木木一脸惊恐的看着电话,过去拍了拍他的头,“怎么了?”

木木把电话递给赵启平,“爸爸,有一个怪人给你打电话!”

赵启平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拿过来,“肚子疼你脑子进水了,吓唬我儿子干嘛。”

谭宗明呵呵笑了笑,沉声道,“我脑子里进的不是水,我脑子里进的都是赵启平。”

7.

赵启平直接把电话挂了。

木木仰头看着他,“爸爸,你脸好红,是不是发烧了?”

赵启平没言语,我怎么这么热心跳的这么快,一定是发烧了!!!!

评论(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