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赵医生,你家缺保姆么

1.

流感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赵启平签下又一个检验血常规的单子,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换了一个一次性口罩。

面前的年轻女孩把病历本递过来,鼻音浓重的陈述病情,赵启平摘了下口罩,喝了口板蓝根水,
“你说说你们这帮小姑娘,多喝点水,少熬会夜,比什么不强。”

小姑娘瓮声点头,拿着化验单去检验室化验。

“下一位。”

2.

虽然感冒很厉害,虽然连凌远和李熏然也在感冒,可是赵启平自认为他的身体素质很好
,不会感冒。

但是。

这话还没撂下呢,赵启平就连打了三个喷嚏。

木木把腋下夹着的温度计递给赵启平,“爸爸,
我头好疼。”

赵启平看了一眼,38.5度。发烧了。

贴上退热贴,又喂了退烧药,到了后半夜,赵启平起来摸摸木木的脑门,还是很烫。

为儿子穿上衣服,又裹了床小毯子,赵启平抱着木木就去了医院挂急诊输液退烧。

3.

除了验血的时候醒了哭了一次之外,就连输液扎针的时候都没有哭。

真是好带。

赵启平调整了姿势,木木正在拿水瓶喝水,拽了拽裹在身上的毯子,“爸爸,我好热。”

“那也不能脱。”赵启平摸摸木木的脑门,温度下来了,这一晚上,急得他一身汗。

木木仰头看赵启平,把水给他,“爸爸我是不是特别厉害,我没有哭奥!”

“对,你特别厉害,”赵启平笑了笑,“平时皮的跟猴一样,生病了倒是不声不响静的像只小猫。这样好,不像你二叔,平时和和气气的,一生病和泥鳅一样,看见针就跑。
还有你三叔,一发烧直接跟做了二踢脚一样
。”

“没见过二叔,也没见过三叔。什么样子的啊?和叔叔一样么?李叔叔那样?”

“你二叔会拉大提琴,拉的挺不错的,我给你听过,就是我睡不着的时候总放的那个。

“我知道了,我听过,摇篮曲!”

“对对对,你三叔嘛,恩,小时候我让他学唱歌来着的,后来不知道怎么跑去唱戏了,在后来跑去跳舞了,现在好像是跳舞还是唱歌剧来着?
对了,木木你想做什么?”

木木头顶就是赵启平的下巴,脑门蹭了蹭下巴的胡茬,扎的他有点痒,“我想做警察和医生,又可以抓坏人,又可以治病救人。”

“也行吧。”赵启平点点头,“要不要喝点水?”

这一场面极为暖人。儿童病房的护士帮他倒了热水,赵启平温声道了谢。

3.

被道谢的那个激动的拿着暖瓶跑到护士站,
“哎呀,我跟你们说,我终于见到真人了”

“谁呀谁呀!”

“就是那个刚从国外回来,急诊室的那个赵医生!”

“我知道我知道,院长的表弟对不对!”

“对对对,就是那个,哎呀,好帅,好帅!”

“不是说有个孩子么,离婚了?”

“不是,那个是他收养的,上段时间不是有个特大车祸嘛,是那个遗孤。”

“妈呀,真的有同情心这么有爱心。老娘非他不嫁了!”

“就你?切。。”

4.

赵启平请了两天假,在家专心照顾木木。

孩子还小,一点都马虎不得,赵启平还带着木木看了一趟中医,喝了几天汤药,这才放他去幼儿园。

小的活崩乱跳了,大的感觉不舒服了。

先前请假倒班,赵启平这一周连补了三个晚班,
第四天的时候都是被木木叫醒的。

幸好是个周末,要不然肯定迟到了。

木木喝完了牛奶,抽了张纸巾擦擦嘴,“爸爸,你怎么了?”

“没事。”太阳穴疼得发胀,赵启平保持着一贯的淡定平静,把三明治推到木木面前,
“快吃吧。”

5.

感冒的实在难受,赵启平精神厌厌的。一大一小叫了一天外卖,饭后,木木推着一小框积木奔到赵启平身边,“爸爸,咱们玩积木吧。”

赵启平端着水杯坐的离木木远了点,“爸爸生病了,你自己玩吧,别传染了你。”赵启平看了看木木,“下周要不要住到幼儿园?
爸爸下周要加班,而且现在爸爸生病了,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好。你才刚刚好。”

木木捏着积木抬头,圆眼含泪,抿着嘴,要哭不哭的神情,活脱脱一个小怨妇。

赵启平直接乐了,摸摸木木的头,“不去了,我问问你叔叔,这两天你先去他家住?”

6.

“凌大头,这几天你忙不忙?”

“怎么了。”凌远被杏林分院的事搞得焦头烂额,稍微有点休息时间和李熏然打了一个电话。

“木木生病我请了几天假,倒班倒了三个夜班,
现在我也感冒了,你能不能帮我带几天。”

“最近因为杏林分院的事我好几天没回家了,熏然去香港查案子了。你要不问问谭宗明吧,他最近好像不忙。”

“我再想办法。”

赵启平挂下电话,思考怎么办。

7.

周日早晨。

赵启平正准备出门买早餐,刚一打开门,谭宗明拎着早饭出现在门口。

“赵先生,你家缺保姆么?”






评论(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