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我宠的,有意见?

1.


“近日,我市警方与香港警方联合破获xx重大连环杀人案,据悉,该起案件。。。”

医院走廊的无线电视上,正在循环播放当今时段的热门新闻。

此时凌远停下脚步仰头仔细看向屏幕,他家李警官正在面对一众新闻媒体认真进行案情陈述。

凌远想伸手摸摸电视,他家然然瘦了,也黑了。

韦天舒拍了拍凌远的肩膀,分外解气,“真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

“行了。高兴就笑出来,别憋着。”

“自打他走了回来,这时间一共算起来我都大半个月没见着了,不知道生没生病,饭吃的好不好,是不是瘦了。。”

言语颇为哀婉凄切,说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韦天舒直接去捂凌远的嘴,“你们俩这功力我也是服了,不同地也能秀恩爱。佩服佩服。”

“你这人怎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这心里难受着呢。。”

“您慢慢难受,我怕再受一万点伤害。”

2.

李熏然自打香港回来,跟个陀螺一样,做完案情陈述和工作报告又到市里开会,领嘉奖令,统共回来五天,就和凌远打了三个电话
,更别提见面了。

不是他在手术就是他在开会。

更加说不上吃饭了。

天知道他多想凌远给他做一桌子菜。

可算是得了空,李熏然给凌远发了短信说要回家吃饭。

不过几秒那边电话直接过来了,问他想吃什么立刻下班去买菜。

李警官笑如蜜糖,“就想吃你做的饭。”

这一笑,又晃了两朵小警花的眼。

俩人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

回神吧,名草有主了。



3.

凌远又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跑了出去。

众人见怪不怪继续手头工作。

实习护士有些奇怪,小声问护士长怎么了。

护士长没抬头,“院长夫人回来了。”

另外一个有些莫名,“院长有夫人了?”

更有一个连嘴都张大了,“院长那个是夫人?!”

4.

天公不作美。

李熏然还差1000米就开到他们家车位了,李局一个电话,要他去夜总会做现场调查。

李熏然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您不是告诉我放一个礼拜的假么。”

李局长思忖了一下,回给他“身份比较敏感,你去稳妥。由你领队调查,xxx路xxx酒吧。”

“让我去怎么也得首先告诉我案情把。聚众赌博?打架斗殴?我说爸,我和凌远19天没见面了,您这叫棒打鸳鸯,您学王母啊?”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告诉凌远你不回去了,人家孩子回了一句知道了,
还叫我注意身体别太累,你再看看你。”

“行了行了,您老别得便宜卖乖了,您就说什么情况吧。”

李熏然把车停到一边,直接下车。

“就欺负凌远老实吧。”

5.

凌远那边接到电话心里一沉,手里的活没停
,说好了做灌汤包就差上锅蒸了。

抬手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没通。

又打了一个,还是没通。凌远发了一条短信
,我做了灌汤包,给你留着晚上一起吃。

李熏然电话打的耳朵烫的不行,刚刚准备上车凌远来了电话。

“然然,我发短信了看见了么?”

“没,爸刚给我打电话,刚撂。哎,我还有1000米就开到咱家车位了,这叫什么事”

“1000米,这么近?正好灌汤包刚出锅,你等着,我给你送去。”

“哎。”

李熏然倚在车前抽烟,远远的看见他家院长抱了个儿童饭盒跑过来。

满头的汗。

饭盒递给李熏然的时候手还抖着,喘着粗气
,“下面两层是灌汤包,上面一层是虾滑
,还热着,一会闲了趁热吃。”

李熏然直接扔了烟头,从凌远怀里把饭盒拿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

“我要吃饭。不知道凌院长愿不愿意给我当回司机?”

“愿意效劳。我的夫人。”

“油嘴滑舌,上来开车。”

6.

李熏然进门的时候酒吧已经清场了,闹事者和当事人分别送去了公安局和医院。

酒吧老板不在,值班经理正在协助录口供,
面对刑警的提问,年轻的经理已经顾左右而言他面露难色。

旁边两个警察找服务员要录像,服务员支支吾吾了,向经理那边使眼色,捂着电脑不让看。

“谁先闹事?谁先动手,你们肯定有录像。”

李熏然走到值班经理面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经理铁青着脸色,只得赔笑,“警官,有话好好说,人我们送医院了,应该没什么大事
,医药费我们全摊。”

李熏然没言语,从腰间掏出配枪,当着经理的面,把子弹一颗一颗拿出去,然后一颗一颗放进去,蓄弹夹,上膛。

有了队长的榜样,其余配枪的警察纷纷效仿
。电脑前面的小姑娘直接吓哭了。

“没事,有的是时间耗,我不急,我看这架势哪边伤的都不清”  空洞的枪管指了指地上一摊血迹,随即在他手上转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枪口忽然转变位置,正对值班经理的眉心。

“啪!”

“你!”

李熏然这才收了枪松了保险放进包里,
“你瞧,我这人就好开个玩笑。”

7.

录像成功的拿到手。

真相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富家少爷喝多了酒,看上了驻唱的小姑娘,调戏人家不成反被开了瓢,那小姑娘性子也烈,直接拿着碎片割了腕子从二楼跳下去,砸在舞台中央。

李熏然拨了守在医院的警察的电话,刚一接通,就被一阵无线拔高的女声激了耳朵。

“卧槽。”

“李队,李队不好意思。”

那边连忙拿着电话走到个稍微安静的地方,
“男的没什么事,就是脑袋破了皮血流的多
。女孩现在还在手术室没出来。”

“清醒了就做笔录。刚刚怎么回事,这一嗓子。”

“我的天啊李队,这哪是回国华侨,整个一个母夜叉,把我和陆组都快挠破相了。说什么她儿子受人蒙骗被人下药意识不清才出错的,怎么着都要在医院放10个保镖守着她儿子。”

“呦呵,还真有人不要脸。”

“我没法跟您说了,现在所有没事的夜班医生都在帮我们维持现场秩序,妈呀,金夫人,您不能进去,里面正在手术。”

8.

“止血钳递给我,血压多少?”

“正常。”

“准备缝合伤口。”

简单有序的对话中,将近3个小时的手术结束

“心电监护,转至EICU。随时注意病人情绪

护士长严肃点头,“赵医生,外面还闹着呢。”

“恩。”赵启平换下衣服,认真洗手。

跟着所有的护士把病人送到eicu。

不出所料,她果然抵在门口,抓着赵启平问来问去,话实在是不好听。

赵启平双手抱肩,微笑着听她把所有的话说完。

“说完了?”

“医生,我明白您的。。”

“别,我有家室,您这话传出去我可要遭殃,来,小柳,拿镜子来给金夫人照照。”

小镜子横在二人之间,赵启平嘴角微挑,
“金夫人,瞧见人渣了么?”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也太无法无天了。”

赵启平就这么瞥了一眼,话都没说直接走到诊室继续看病。

“你别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告诉你,
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我让院长隔了你的职,一个小大夫,还胆子大了。”

“我宠的,有意见?”

谭宗明提了个小保温壶出现在人群之间,把赵启平拽出来,“今天买的银耳莲子羹和莲蓉包,晚饭木木吃了好多。”

赵启平直接穿过人群走向谭宗明,“吃宵夜去。”


急诊的所有护士和大夫有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

9.

赵启平直接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有人让凌远革了我的职。”

“谁啊?”

“人渣。”话一说完,就直接挂了。

李熏然赶到医院的时候人群已经散了,路上吃完了凌远准备的虾滑团子,此刻心情还好

两位医院驻守民警气的眼都红了,脸上划的全是血道子。李熏然直接让他们去上药。

赵启平出来,把二人的病历诊断和报告给李熏然,“所有的都在这上面。对了谭宗明和那个人渣他妈认识,这次他们回国计划合作。。。。果然嘛,人渣都是。。”

“李队,金夫人要求做病理测试。”

“赵医生,那个公子哥抽搐了,口吐白沫。”

李熏然的脸直接绿了。

没等他开口呢,这位神通广大的金夫人直接捅到上面,局长亲自开口同意。



10.

转日四个人聚到凌远家为李熏然接风。

电视上正在交替报道杀人案与昨天酒吧的故意伤害。

凌远作为院长以及主治医生宣读检查报告及病历。


凌远看向谭宗明,“你干的?”

谭总坐在沙发上看木木画画,笑的云淡风轻
,“不都是说我动一动眉毛能搅动s市经济风向么,那么谁让我的人不舒服,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送回来。”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啧。。”

“要不是靠着小心眼玩的狠,我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凌远看了他一眼,“脚下来,我新擦的桌子。”


李熏然站在厨房削苹果,赵启平靠着门框听着二人对话,圆润的眼角向上挑了挑,

“李sir,我怎么觉得肚子疼和凌大头越看越像,越看越像,越看越像一对。”

“没事,要是他们俩钟情了实在不行咱俩凑合凑合。”说完,冲赵启平抛了一个全方位的媚眼。

赵启平瞥了回去。

“总比阿诚和小韦好吧,那个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的胖子和结巴。”

评论(37)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