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失踪人口回归了。

1.
眼看着火候已经够了,但是谭宗明总觉的差了这么一点。

算是纵横商场多年,也算是万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偏偏到了赵启平这,一脚踏入红尘万丈
,从此坠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满脑子都是赵启平。

正因如此,谭宗明内心有点小别扭。

赵启平从来不会过问他怎么回来晚了,也从来不会过问他今天和谁吃饭了,公司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连安迪回国他帮着前跑后安排,赵启平只是呵呵一乐,告诉谭宗明安排好了要是没事请她来家里吃顿饭。

话语无比亲昵,可是谭宗明心里酸苦的快呕出胆汁了。

怎么赵启平就从来没有吃过醋呢?

怎么就这么放心?

为什么为什么?

2.
赵启平认为凡事顺其自然就好,该做的都做了
,不过是差了那句话而已。

反观自己29年人生,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像谭宗明一样上一秒在夜店嗨翻天下一秒可以在大礼堂神情严肃的听一场音乐会,又或者上一秒二人面对面坐在餐厅里手拿刀叉吃着法师焗蜗牛下一秒就能坐在路边一人一杯啤酒开始撸串。

这样高的契合度再加上印象本来就不坏,尤其是他微微靠近一点那人脸就红了说话竟然开始结巴起来,犹如肾上腺素倒流回脑袋里直接击中赵启平灵魂深处。

所有的一切就汇成一句话,谭宗明,就是你了!

3.
按照日常排班表,这一天轮到赵启平值班急诊到晚班。

正准备出去接杯水喝的功夫,他的诊室推门进了人。

好巧不巧,这人正是他认识的,谭宗明公司的首席CFO安迪。

安迪没想到是赵启平,只是看着这里人正好出去她才推了曲筱绡进来。

"好巧,赵医生。"

"叫我赵启平就行,"赵启平笑了笑,"你朋友?"

"是,"安迪坐下来微笑,"这是我朋友,刚才崴脚了。已经拍了片子了。"

曲筱绡捂着受伤的脚踝,眸里含泪的看向赵启平,微微咬住下唇,"赵医生,我脚疼。"

"我看了片子了,没什么事,回去静养几天,少穿高跟鞋就没事了。"

曲筱绡打量了一下赵启平,心里忽然像猫挠一样。眼角一滴泪滑了下来,楚楚可怜的看向赵启平。

“特别疼。”

赵启平勾唇一笑。

心里点评了一下曲筱绡,三分表情到位,三分泪眼朦胧,四分语气可怜,再添半分眼光好。如果是当初,兴许他一动心可能会来上一段风花雪月不可说的二三事。

不过现在嘛,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了。自然做不出违背心意脚踏两只船的事。

更何况他家谭宗明只手撑着下巴看着他的时候眼睛深邃迷人,似有星辰在内。

如果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赵启平肯定不会承认,硬件太强软件又硬你行你也比不上。

都不是一个段数的。

上前看了一眼曲筱绡的脚踝,赵启平写了张方子,开了点药止疼。

安迪道了谢,曲筱绡还想开口说几句不成想被安迪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喂,老严,出什么事了?"

"别提了,我跟谭宗明去出差明明一个礼拜才能成的事他非要三天干完,这下干完了他发高烧烧的有点说胡话了,说什么死活不回家不去市立医院,我这车转个路口就到医院了他非不行
,你帮我劝劝他,我也是没辙了,这还要和我抢方向盘。"

安迪撇了一眼赵启平,见着对方沉敛的神色便将电话递了过去,赵启平接过电话,只说了两句。

"我是赵启平。
麻烦您马上把他送到市立医院,谢谢。"

然后挂断把电话还给安迪。

"多谢了。"

"客气,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赵启平送了出去,寒暄了几句直接转向医院大门观察谭宗明是否到了。

4.

赵启平一瞅见谭宗明进了门就立刻推了轮椅过去把人一接直接推进治疗室。

试表,开化验单,验指血。

胜在此时人少,赵启平把余下两个病历本托给同事。自己脱了白大褂亲自推着谭宗明上楼下楼做化验,赵启平步速极快,老严小跑的跟在后头,不由想起了前天晚上谭宗明喝多了说的醉话。

这样子,这紧张程度哪像心里没他的?不过是人家行事大方给你自由,默默吐槽了两句果然谈恋爱的人没智商。

小护士正在给谭宗明做皮试,赵启平看着老严冷不丁的开口,“严总,谭宗明这两天吃什么了。”

“还能吃什么?瞧你说的,出差谈生意不就是喝点小酒,吃点西餐或者日料什么的。”

“小酒?生冷海鲜?”赵启平脸上还在笑着,点了点头,“过得挺滋润嘛。”

这话听起来有些阴测测的,老严打了个寒战,想开口溜了。

“麻烦您送他过来,没什么事您就回歇着吧。”

老严巴不得,寒暄了几句直接溜了。

5.

液输了一个来小时,谭宗明才醒了过来。

烧已经退了,出了一身汗,西装衬衣贴在身上有点不太舒服。

赵启平提了个保温瓶走进单独病房。见他醒了,拿了自己的水杯放了跟吸管,“喝点水吧,饿么?”

谭宗明点了点头,提起来确实饿了,赵启平拧开盖子,粥香四溢。

一勺一勺喂给他,赵启平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哀乐,“怎么,日料好吃么?小酒好喝么?作死开心么?”

谭宗明有些尴尬,脸上带了笑容有些讨好的看着赵启平,“你看我可是病人呢。”

“病人?是病人就不许我当大夫的说几句了么?”赵启平重新倒了半碗粥,盛了一勺粥送到谭宗明嘴边,谭宗明不知道从哪涌上来一股火直接转过脸不看他,喂食的姿势就那样僵在那里。

赵启平像没看见一样,直接把谭宗明的脸扳过来,捏下巴把那勺粥直接送进谭宗明嘴里,十分简单粗暴。

谭宗明心凉了半截,我都是病人了他竟然这样对我。

“这两天不顺心么?”

赵启平放缓了语气,随即把粥碗轻放在桌子上
,抬眼看向谭宗明。

“这倒是你第一次关心我生意上的事。”

那语气微酸,带着些许埋怨,赵启平绷着嘴角不让自己笑出来,心里转圈一想就知道谭宗明是怎么了。

这个谭3.9岁!

6.
“我关心你的生意干什么,隔行如隔山,我又不懂。”

谭宗明觉得也没有错,见赵启平依旧神色淡淡
,心里那股火气更盛了,“你的确和我曾交往的那些很大不同,你很大度,不会过问我晚回来了去做什么了,应酬了和谁吃了饭,更不会找我要什么。”

“何必?我已经足够好了,你又怎么会看上别人。”

赵启平微勾了嘴角,笑了笑看向谭宗明,“我愿意和你在一块,只不过因为你是谭宗明。”

这一刻的顾盼飞扬几乎晃花了谭宗明的眼,刚退烧没什么力气,谭宗明抓住赵启平的手,另一只手费劲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取出一枚戒指直接套在赵启平的手指上。

“看来这个情况,我是没办法单膝下跪了,先欠着吧。”

赵启平嗯了一声,拿着另一枚戴在谭宗明的手上。

“看来没办法后悔了。”

“当然,不光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

赵启平脑子里窜出一句话。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评论(11)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