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失踪人口回归。


外面的小雨下的密实。

正是多雨季节,南方河坝多陈旧,恐生水灾与瘟疫,连续几日沈追与蔡权留在宫中,蔺晨从旁协助,得诏一同商讨对策。

萧景琰连着批了几个时辰的折子,现下眼睛有些累了,垂手静立在阶下的內监三步并做两步,适时的端了一盏茶来,奉至萧景琰面前,“陛下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年轻的帝王只嗯了声,饮了两口,外面雨声淅沥,自有一种清新之感。

若是蔺晨在旁边,必要热上一壶酒对饮成灼插科打诨一番的。

想到这里,冷面的帝王面上泛起一丝笑意,连带着疲累都减轻了许多。

內监不知是何事让陛下心情愉悦,只是顺着露出了笑意。萧景琰放下了朱笔,“批了这许久的折子,实在是累人,去宽平殿看看太傅吧。”

萧景琰理了理袍子,忽然问了一句,“端王身边的人可干净了?”

“回陛下,先前在王爷身边嚼舌头的那些人让奴才拘起来了,不过太傅说杀不得,现在打发到角落里做事了。”

萧庭生的身份犹如一根刺扎在他的心里。孩子渐渐大了,眉眼越来越像当年的兄长,几次他都想昭告天下都被蔺晨挡了回去。

时候不到,若现在说了,必将与期望相悖。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萧景琰景琰走下堂去。

“摆驾宽平殿。”


许是当年征战重伤的缘故,蔺晨的左肩每到阴冷潮湿的天气便分外疼痛难忍。

萧庭生精神有些恹恹的坐在下头。最近着了风热,现下刚刚喝了药,加之上雨天多眠,叫人生了几分睡意,眼皮愈发沉了起来。

蔺晨有些好笑的看着头一点一点的萧庭生,温了声音,“庭生可是困了?到内殿睡一会吧,晚膳的时候我去叫你。”

萧庭生微微红了脸,作揖行礼,便进了内殿了。蔺晨为他掖好了被角,差了身边人细心伺候,才回了正殿。

这时候殿门口出现了两个小脑袋,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蔺晨朗了声音,说到“来人把门关上。”

“别呀别呀蔺叔叔,是我和二哥哥。”

大皇子二皇子年纪尚幼,正是活泼爱闹的时候。这雨天里更是坐不住,齐齐拿了伞系上了小披风伏在蔺晨的膝上,眨着一双琉璃眼儿,软糯的望着他说到,“蔺叔叔,我们去外面踩水吧。你瞧雨不大,父皇还有皇祖母必是不会说我们的。”

萧景琰打门外进来,撩袍坐下,兄弟二人立刻齐齐站好,恭敬的行礼道,“父皇。”

“说说看,下着雨,想出去做什么?”

蔺晨递了杯茶过来,喂与萧景琰喝下,对面站着的两个小人捻着衣角,细声细语的回答,“踩水嘛,嗯,最好玩了,嗯,大哥哥总带我们去玩。特别好玩。”

“好啦,快去摘了披风,来人,把新做的玫瑰乳酥呈上来,再去切些果子来。”

乳母忍着笑为两位蔫头耷脑的小皇子解了披风,净了手,领到侧殿吃东西去了。

“我有一壶酒,可解风月,琰琰要尝尝么?”

萧景琰皱了皱眉,满是不赞同,“你肩伤未愈,不宜饮酒。”

“今朝有酒今朝醉,”酒杯奉至唇边,萧景琰无奈,只得张口饮下。酒气甚烈,蓦然叫人红了眼,差点留下泪来。蔺晨瞧他吃瘪,不住的笑了出来,手指无比亲昵的抚上他脸颊,拭去眼角泪水,蔺晨凑过脸去,与他柔柔的接了个吻。

“果然风月不可解。”

“自然,你惯是爱骗我。”

“哪有,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骗你。”

萧景琰这才带了笑,袖底掏出一枚薄薄的书简来递给蔺晨,“刚从廊州来的消息,霓凰有孕了。”

“总算我蔺晨对的起林氏满门了,有了这个孩子,想必长苏更加知道保重自己,他们二人年岁都不小了,更要好好将养着,务必母子平安。”

语罢蔺晨又饮尽一杯,砸了砸这唇齿间余留的酒香,"这酒真烈。"

萧景琰夺了他手中的杯子,连带着酒壶都放在了一旁,"不许喝了。"

"不喝酒我做什么,难不成,吃你?"

萧景琰一下子红了脸,确有几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蔺晨不知何时做到他身边来,轻声调笑了一句,"可惜,我们不能生个娃娃和他来作伴。"

萧景琰微微垂下眸子,修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剪影,沉声说到,"是我对不住你。与我一起,你怕是无后了。就连琅琊阁也被拉入了纷争里来,你。。"

蔺晨抬手捂住萧景琰的嘴,双手细细抚过那人的眉眼,薄唇,温声说到“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即便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即便深陷囹圄,我亦甘之如饴。”

窗外的小雨渐渐停了,灿若新洗的天空上显出彩虹来,萧景琰与蔺晨执手相依,看着庭生领着二位小皇子在庭前玩耍。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大抵如此。


有什么想看的梗大家可以私信给我,迟到的点梗模式算是好久没更的补偿。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