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小段子

16.
荣石如愿住到了方孟韦旁边的床位。

明诚无语的看着天,荣石是蠢死的,那方孟韦就是吃死的。

17.
"凌远,人家住院都吃水煮鱼我也要吃。"

"好好好,想吃什么鱼?"
18.
"平平,我买了水煮鱼酸菜鱼麻辣小龙虾你想吃哪个?"

"秀色早已可餐。"

“嗯,*^_^*”

“老谭你一脸娇羞的站在那干嘛?”
19.
"阿诚我水煮鱼呢?"

"那边。"

"豆芽呢?"

"大姐吃了。"

"肉呢?"

"我和明台吃了。"

"我吃什么?"

"闻味吧。"

20.
于曼丽看见一块好看的手表好想买,放在购物车里快一个月了,正好情人节的时候明台买了那块表送给于曼丽。

于曼丽温柔望向明台,抚摸着礼物:"说,私房钱哪来的?"

<楼诚>小段子

11.
嫁进来之后于曼丽也买了很多副墨镜。

12.
明楼坐在书房擦着眼镜片,"拿着从老子这里顺走的眼镜去泡妞,老子闪死你。"

13.
当年谭总撩到小赵医生是在医院。

凌院长撩到李队长是在医院。

荣石得出结论,我应该能在医院撩到我的真命天子。

14.

隔壁那个小帅哥长得真好看,呀他还有一个哥哥长得一样啊。

15.
荣石被提溜着貂皮大衣的领子揍了第一顿,"我媳妇也是你敢肖想的!"

被方孟敖提溜着领子揍了第二顿,"我弟弟得了胃溃疡你给他连送了两天水煮鱼还都让他吃完了。这下好了成胃出血了。"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明诚知道的时候,正在剧组吃庆功宴。
电话那边的李熏然声音还很虚弱,声音很低沉,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咳嗽。
"凌远没有说谎,这件事已经立案了。"李熏然喝了一口凌远递过来的温水,"我通过了远哥的那件校服,查到了那个学校,然后查到了汪曼春与你大哥明楼当时同在那个学校。
他们查到了机场的监控录像,汪曼春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在机场等着了。"
"我查了远哥的那天的航班,和你只差了15分钟,登机口在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你比他晚了一会,你还记得我那天还开玩笑说去你家吃饭顺道接你们俩么。"
"我说的所有事情,阿诚,我希望你小心,因为她本来要绑的是你。"

阿诚接电话回来的时候,汪曼春正在和导演聊的火热。
她的确很漂亮,称得上精致。如果没有和明楼,阿诚或许也会喜欢这类女孩子。
汪曼春姿态高贵,妆容艳丽,一举一动不失身份,是配的上明楼的。

他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汪曼春微笑着将手里食盒递给明楼,"师哥,足球比赛太精彩了,我叫吴妈给你炖了鱼汤,喝一点么。"
彼时明楼笑的温润如玉,手里牵着正在吃棒棒糖的他,"谢谢曼春,阿诚对鱼过敏,喝不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他记得汪曼春拍了拍他的肩膀,很用力很用力,竟拍疼了他。明楼的脸色很沉,低下身子问阿诚怎么样。没有理睬还在一旁的汪曼春。
"明楼,你对一个野孩子这么好,你值得么。我才是你订婚的妻子!明楼!"

"阿诚,电影大获成功,你难道不和我这个投资人喝一杯么。"
汪曼春端着酒杯向他走过来,"都亏了有这么一个金字招牌才能大卖,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其其应和,纷纷上来敬酒。明诚在圈里的名声很好,这少说也有2.30人上前,酒是没办法不喝的。
始作俑者早就退居幕后,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阿诚勉强自己走出去。
汪曼春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那声音几乎是贴在了阿诚的耳边。
"明楼是我的,谁挡了我,谁就别活了。"
阿诚踉跄一下,险些摔着。助理和司机立刻上来扶他。

"二少爷,您喝成这样,咱们要不去赵医生家里,大少爷和大小姐会扒了我的皮的。"
"回家。"
"二少爷。"
"回家!"

"大哥,我是野孩子么,妈妈说我是她生的,妈妈说我不是野孩子。今天曼春姐说我是野孩子,而且大哥我跟你一点也不像,和大姐和弟弟也不像。"
"阿诚当然不是野孩子了,阿诚像妈妈,我们和阿诚是很像的,阿诚是明家的二少爷,怎么会是野孩子呢。"
或许孩子时候的记忆太过强烈,以至于午夜梦回梦境重演,萦绕心间,久久缠绵。
阿诚想着,头越发的沉,浑身的灼热感让他极为不适。
他想起来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明楼和妈妈都陪着他,长大了明楼和大姐陪着他。
现在明楼就在他身边。
"阿诚,乖,把药吃了。"
明楼端过来一杯水,扶起阿诚哄他把药喝下去。
"苦么,要吃糖么?"
"大哥。"
"哎,怎么了阿诚。"
"汪曼春绑架了凌院长。。"
"阿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修养,其他的,我来处理。"
"大哥,我还没有。。"
"大哥的话都不听了?"
阿诚点了点头,沉沉睡了过去。
明楼替他盖好了被子,轻轻关上门,和方孟敖以及谭宗明凌远开启了视频会议
明诚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回复陌生号码的信息。

后天,沪上中学见。

一直都是你在守护我,你守护了我17年,现在,换我护着你吧。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大哥,我都愿意。



我可能就是一个对睡前俩字理解不一样的lof主。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1.
事情确实很突然。
不仅称得上是措手不及,还可以形容成是晴天霹雳。
好歹是30多岁的大老爷们,刚下打了辆车被人闷晕,醒了以后直接被套上了不知道多少年前一股子怪味的校服捆了一个多月。
要不抵抗的顽强,自己早就贞洁不保了。
多小几率发生的事,凌远竟然遇上了。
几乎用尽毕生绝学,趁人不备脱开绳子放了一把小火,趁乱好不容易跑出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心尖尖上的李熏然打电话。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凌远又拨了一遍。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凌远后背一寒,拨通了赵启平的电话。
"启平。我是凌远,我被人绑架。。"
"我不管你是凌远还是凌进,马上滚到医院来。"

凌远根本没有想,他消失了一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2.
疼。
麻药劲刚过,那种强烈的剧痛感向四肢蔓延。
他要疯了。
李熏然微微动了动手,趴在床边的那人忽然疯了一样跳起来,"大夫大夫,快过来看,他醒了。"
李熏然心里有些无奈,这是他哪个傻里傻气的朋友或亲戚。
只见那小大夫上来,十分认真的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眉眼间满是无奈"凌院长,李警官是正常现像,还有,您不要大声喧哗。不要影响其他人。。。"
小大夫话没说完,就直接被推了出去。
搂着被一千只草泥马踩过的心,小大夫才想起来院长夫夫这不是分手了嘛,呦呦呦这是破镜重圆还是跪求糟糠之妻原谅,总之就是劲爆!发了朋友圈让大家快来看啊。
内心活动丰富的不得了导致脸上出现明显的红色,赵启平拍拍她的肩,小声说到,"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准备一些器具,一会来准备缝合伤口,再次包扎。"

"对对对赵医生说的对。"
"记得多叫几个人准备。"
赵启平心安理得的站在门口,听听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没有听人墙角的怪癖。凌远失踪了一个月,他们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现在竟然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这的确是个有趣的问题。

3.
"出去。"
李熏然听清了一直守在床边的是谁之后,肃然出声。
"然然?"
"滚!"
"然然,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李熏然不怒反笑,"凌院长新欢旧爱左右逢源真是好大的福气,我李熏然偏不做这个脸,我恶心!"
伤口也不疼了,说话也有力气了,也直接坐起来了。
"说起来我跟凌院长好歹睡上过这么几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老子就当是被什么不干净的啃了,这个不重要。"
"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直说,我也不是死缠烂打非你不可的人,你给我带绿帽子还冠冕堂皇大张旗鼓,凌远,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李熏然以迅雷不急掩耳响叮当之势把枪掏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凌远。

4.
"然然,你听我解释。我被人绑架了。手机以及任何东西都没了。打的电话是问路人借的,你看看我穿的这身衣服,怎么可能是我的?
什么新欢旧爱,李警官在这里,那还容得下其他人。"
凌远指了指胸口,看向李熏然。顺手把枪卸了,连带着握住手,以表衷心。
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李熏然瞬间泪流满面
,凌远立刻上前搂住他,"不哭了,不哭了,我错了,乖然然。不哭了。"
"远哥,不怪你。呜呜呜,我伤口崩了,疼。"
"大夫呢,大夫呢,都他妈死了?"

门口的赵启平嘲讽的笑了一下,真是够新颖够别致,老子亏了老子还给他们俩买了一个夫妻合葬八百年都不会拆迁的墓,明天让老谭退了去。
李熏然,以后你再吵架,老子再帮你就是蠢!

4.
"赵医生您好,我是市刑侦支队副队长。"
赵启平正翻着手中的病例点点头,示意对方说下去。
副队长有些无语,想到赵启平大哥凌远还有家里的谭宗明,生生压了下来,举起证物"这三枚子弹全部是从李队长的身上取出的么?"
"没有错。分别打在肩膀,腿和右腹部。"
"感谢赵医生。"
"有什么问题么?"
“这是机密?”
“喂,李局长,李熏然现在在。。。”
"这三枚子弹并非我国所产。"
"换句话说,熏然受得伤并非因为抓捕罪犯,而是因为暗枪。"
"这。。"
赵启平转身直接离开,到没有人的地方才拨通了谭宗明的电话。
"老谭,出事了。"

4.
"远哥,你哪来的这身破衣服?"
"别提了,绑我的人非给我套上的。"
"这是个什么学校啊?沪什么一中?"
"鬼知道这是个什么。绑我的这个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就是。。。"
"凌院长,我看你。。。"
"你想哪去了。这小丫头不太正常,天天搂着我胳膊喊我师哥,我都服了。没完没了"

睡前故事

1.
"所以,我们分开了。"
"没有因为任何人,任何事。"
李熏然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圆,连续又打出了一行字。
我很平静。
对面俩哥们震惊的像吃了苍蝇一样,俩人向来模范夫夫,这是闹哪一出。生活情趣的也太不是地方了。
"熏然,你,会不会没有给凌远解释的时间"
李熏然回给明诚一个无奈脸,他一直都没有解释过。
赵启平也没有多说。私信了李熏然一段话,
别辜负自己。
别伤了凌远。
日子还长,还得过。

李熏然抬了抬手,抱起酒瓶灌了一大口。
你们不知道,
凌远从来不会不回家。
凌远从来不会喷香水。
他的衬衣上连着三天都有口红印。
凌远从来不会一个礼拜不理我。

2.
李熏然掏出一个信封,里面大大小小各种照片还有一只录音笔,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放在俩哥们面前。
"我天,你们这是演人民的名义呢?"
所有的女主角都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穿衣品味也很好,看起来和凌远更好。
"就这你也信?"明诚和赵启平同时出声,"就这段数,你竟然也信?"
"信,怎么不信。"李熏然指着女主角,"谭宗明现在项目上的一个合伙人的女儿,凌远以前的师妹,单身白富美,对凌远投怀送抱,死心塌地。"
"这些,都不算是什么。昨天夜里2点,我给凌远打了电话,她接的。"
"这是我这一周以来,打通的第一个凌远的电话。"
"我和凌远在这之前因为一件小事闹了别扭,也是没想到,事情挺突然的。"
李熏然点了一只烟,吸了一口。
明诚和赵启平二人互相看了看,事情很蹊跷,确又特别的符合情理。

"其实也挺好的。"
"我再也不用每次出任务的时候把自己护的跟小姑娘似的,怕他看见我有伤心疼了。我不怕牺牲,我怕他难受。"
"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了。"
"你说,凌远会不会忘了有我这个人啊。我如果牺牲了,他会不会当做我从来没有来过。"

喝醉了的李熏然是个话唠,很絮叨。
你看,我失了个恋,这日子还真不像日子了。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喜爱,时隔一年,我真的回归了
,有啥喜欢的梗,可以私信我。后面可能会有几个相关人物的小短篇

【楼诚】睡前故事

阿诚,我错了T_T


1.

拍摄杂志封面的空闲时间,阿诚躲跑到休息室拿着手机刷起了微信。

从头到尾转了一圈又在朋友圈点了赞,他点开家族群。

嘻笑怒骂,人生百态。

说白了就是该秀恩爱的在秀恩爱,晒幸福的在晒幸福,单身狗还是单身狗。

盯着明楼的图像盯了30秒,发了一句大哥今天怎么样。

2.

助理端了杯果汁放在面前。

“阿诚哥,明总吩咐过的,每天让您喝五杯橙汁,补充维生素。”

“知道啦。”

和和气气的抬起头,把果汁拿到唇边一饮而尽,手里还在刷微博。

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阿诚点到今日热门话题。

没成想,这一点可了不得了。

明氏总裁与汪氏继承人昨日饭店共进晚餐,
更有媒体拍到二人前后进入同一家酒店,凌晨才前后离开。

标题更是刺眼,“眀汪今天虐狗了么”

阿诚点进话题页,短短一分钟评论就不下几千条。

仅仅是挑了挑眉,阿诚又打开微信,明楼并没有回复他。

一个手把微博头条截图下来,又给明楼发过去。

等了5分钟,还是没人回他。

阿诚发了两条短信。然后打了三个电话。

都没人回他。

然后阿诚随手把这个图片发到了家族群上。

3.

群内众人实在被吓一跳。这二位可一贯是模范夫夫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了。

赵启平表示很欣慰。

李熏然表示很震撼。

方孟韦表示很奇怪。

曲和和许一霖表示一脸蒙逼。

助理一直在他身边,同样看到了这条微博,
心都快停跳了。

“走,接着拍。”

直接恩开关关机。



仅仅一个拍画报的功夫就这么能作妖啊,阿诚嘴角一勾,直接打起了电话。

“喂,启平啊,我是明诚,最近有没有空,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开了,带着木木一起来玩玩。恩,好。熏然最近也没什么事么,那好,也来吧,你们这些职业压力太大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恩,好,我有什么事?”

“我没生气。没事。”

4.

在那边的赵启平正在幼儿园门口等着接孩子,对于明诚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语气很是奇怪。

“明楼知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

“我看你终于脑子开窍了,知道死胖子不好了吧?”

“你小子落井下石。”

“玩笑归玩笑,你应该问他一下解释清楚。”

“微信没回,短信没回,电话关机。”

“这。。你们俩。。怎么了?”

阿诚没回答他的话,挂了电话拨通了方孟敖的电话,“大哥,咱们兄弟几个很久没见了
,什么时候咱们聚聚吧,就去普罗旺斯的别墅好么?”

“好好好,阿诚说什么就是什么。”

方孟敖当然一百个高兴,最后还是问了一句
,“明楼不来吧?”

“咱们兄弟几个聚,那个蠢货来干什么?不过小韦把荣石带过来可以,咱们可以帮他把把关。
熏然和启平很久都没见了,叫来一起聚聚吧。”

“行行行,都听阿诚的。”

“和和,恩是我,你和一霖有空么,我约了你哥哥和李熏然去普罗旺斯,你们要不要来?”
5.

荣石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不容易方孟敖不闹了阿诚这又是什么鬼。

老子这么大岁数了谈个恋爱容易么!

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方孟韦当然不知道荣石心里有多么波澜壮阔
,随手给荣石递了杯咖啡。

“荣石,大哥让我们一起去。”

咳咳咳。

荣石直接呛到了。

方孟敖,你终于有人性了!

6.

“喂,谭宗明,我今天不回家了。”

“不回家了?你在哪?”

“飞机上,旁边是李熏然。”

“不是平平,你们俩怎么会在飞机上还坐在一起?”

“阿诚约我们俩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木木也在我身边。”

“你等着,我立刻订机票!”

“我在普罗旺斯等你。到了给你发地址。”

7.

“远哥,今天我不回家了。”

“警队有事?我一会下班去买菜,晚上吃什么?”

“远哥,我在飞机上。我和启平要去普罗旺斯。”

“你一定在逗我。”

“启平就在我身边,你要不要和他说话。”

“我现在就去订机票。你在那边注意安全,
好好吃饭。”

“好好好,你快点。”

8.

凌远首先给谭宗明打了电话。

“告诉我你有私人飞机。”

“还有25分钟起飞给你20分钟滚来。”

“明楼,老子不弄死你我就不是凌远!”

9.

明楼实在是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

他和汪曼春吃饭的这个事只是给大众一个假象促进股票上涨而已,本来应该当时就和阿诚说的结果他手机找不到了。

然后他再想联系阿诚的时候阿诚关机了。

然后他打电话给方孟敖直接不接。

然后现在凌远和谭宗明要掐死他,黄志雄军装还没来得急换端着枪就冲上来了,还有杜剑锋在路上。

“你知道我有多不容易才能和然然假期能在同几天么?”

“你知道我们家平平有多不容易有休息时间么?”

“我不想多说什么,表哥,我刚从战场下来,你知道的,见不到曲和的我是什么样子。”

杜剑锋刚进门直接给明楼一个过肩摔,

“我他妈就回国办了房子怎么一回来我家一霖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10.

这时候明楼桌前的电话响了。

明楼接通,“喂,您好。”

“明总,玩高兴了?”

明楼软了表情,“阿诚你听我解释。我的手机不见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一场商业炒作,
人是汪曼春找的。我也没想到会写成这样。
你不要生气。

阿诚,我错了。”

其实阿诚本来也没有多生气。

“下回请明大少爷做事之前过过脑子。

还有,你手机不见了有没有问明台。”

语罢阿诚笑了,“现在三点钟,黄昏之前到我哥在普罗旺斯的别墅,要不然的的话书房我已经收拾好了。”

“老子私人飞机马上起飞。”

11.

“阿诚我错了。”

“明总知错了?”

“是是是,我真的错了。”

“呵呵。”

“阿诚我可以睡了么?”

“可以,客厅。”

“阿诚我真的错了T_T”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我宠的,有意见?

1.


“近日,我市警方与香港警方联合破获xx重大连环杀人案,据悉,该起案件。。。”

医院走廊的无线电视上,正在循环播放当今时段的热门新闻。

此时凌远停下脚步仰头仔细看向屏幕,他家李警官正在面对一众新闻媒体认真进行案情陈述。

凌远想伸手摸摸电视,他家然然瘦了,也黑了。

韦天舒拍了拍凌远的肩膀,分外解气,“真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

“行了。高兴就笑出来,别憋着。”

“自打他走了回来,这时间一共算起来我都大半个月没见着了,不知道生没生病,饭吃的好不好,是不是瘦了。。”

言语颇为哀婉凄切,说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韦天舒直接去捂凌远的嘴,“你们俩这功力我也是服了,不同地也能秀恩爱。佩服佩服。”

“你这人怎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这心里难受着呢。。”

“您慢慢难受,我怕再受一万点伤害。”

2.

李熏然自打香港回来,跟个陀螺一样,做完案情陈述和工作报告又到市里开会,领嘉奖令,统共回来五天,就和凌远打了三个电话
,更别提见面了。

不是他在手术就是他在开会。

更加说不上吃饭了。

天知道他多想凌远给他做一桌子菜。

可算是得了空,李熏然给凌远发了短信说要回家吃饭。

不过几秒那边电话直接过来了,问他想吃什么立刻下班去买菜。

李警官笑如蜜糖,“就想吃你做的饭。”

这一笑,又晃了两朵小警花的眼。

俩人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

回神吧,名草有主了。



3.

凌远又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跑了出去。

众人见怪不怪继续手头工作。

实习护士有些奇怪,小声问护士长怎么了。

护士长没抬头,“院长夫人回来了。”

另外一个有些莫名,“院长有夫人了?”

更有一个连嘴都张大了,“院长那个是夫人?!”

4.

天公不作美。

李熏然还差1000米就开到他们家车位了,李局一个电话,要他去夜总会做现场调查。

李熏然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您不是告诉我放一个礼拜的假么。”

李局长思忖了一下,回给他“身份比较敏感,你去稳妥。由你领队调查,xxx路xxx酒吧。”

“让我去怎么也得首先告诉我案情把。聚众赌博?打架斗殴?我说爸,我和凌远19天没见面了,您这叫棒打鸳鸯,您学王母啊?”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告诉凌远你不回去了,人家孩子回了一句知道了,
还叫我注意身体别太累,你再看看你。”

“行了行了,您老别得便宜卖乖了,您就说什么情况吧。”

李熏然把车停到一边,直接下车。

“就欺负凌远老实吧。”

5.

凌远那边接到电话心里一沉,手里的活没停
,说好了做灌汤包就差上锅蒸了。

抬手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没通。

又打了一个,还是没通。凌远发了一条短信
,我做了灌汤包,给你留着晚上一起吃。

李熏然电话打的耳朵烫的不行,刚刚准备上车凌远来了电话。

“然然,我发短信了看见了么?”

“没,爸刚给我打电话,刚撂。哎,我还有1000米就开到咱家车位了,这叫什么事”

“1000米,这么近?正好灌汤包刚出锅,你等着,我给你送去。”

“哎。”

李熏然倚在车前抽烟,远远的看见他家院长抱了个儿童饭盒跑过来。

满头的汗。

饭盒递给李熏然的时候手还抖着,喘着粗气
,“下面两层是灌汤包,上面一层是虾滑
,还热着,一会闲了趁热吃。”

李熏然直接扔了烟头,从凌远怀里把饭盒拿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

“我要吃饭。不知道凌院长愿不愿意给我当回司机?”

“愿意效劳。我的夫人。”

“油嘴滑舌,上来开车。”

6.

李熏然进门的时候酒吧已经清场了,闹事者和当事人分别送去了公安局和医院。

酒吧老板不在,值班经理正在协助录口供,
面对刑警的提问,年轻的经理已经顾左右而言他面露难色。

旁边两个警察找服务员要录像,服务员支支吾吾了,向经理那边使眼色,捂着电脑不让看。

“谁先闹事?谁先动手,你们肯定有录像。”

李熏然走到值班经理面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经理铁青着脸色,只得赔笑,“警官,有话好好说,人我们送医院了,应该没什么大事
,医药费我们全摊。”

李熏然没言语,从腰间掏出配枪,当着经理的面,把子弹一颗一颗拿出去,然后一颗一颗放进去,蓄弹夹,上膛。

有了队长的榜样,其余配枪的警察纷纷效仿
。电脑前面的小姑娘直接吓哭了。

“没事,有的是时间耗,我不急,我看这架势哪边伤的都不清”  空洞的枪管指了指地上一摊血迹,随即在他手上转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枪口忽然转变位置,正对值班经理的眉心。

“啪!”

“你!”

李熏然这才收了枪松了保险放进包里,
“你瞧,我这人就好开个玩笑。”

7.

录像成功的拿到手。

真相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富家少爷喝多了酒,看上了驻唱的小姑娘,调戏人家不成反被开了瓢,那小姑娘性子也烈,直接拿着碎片割了腕子从二楼跳下去,砸在舞台中央。

李熏然拨了守在医院的警察的电话,刚一接通,就被一阵无线拔高的女声激了耳朵。

“卧槽。”

“李队,李队不好意思。”

那边连忙拿着电话走到个稍微安静的地方,
“男的没什么事,就是脑袋破了皮血流的多
。女孩现在还在手术室没出来。”

“清醒了就做笔录。刚刚怎么回事,这一嗓子。”

“我的天啊李队,这哪是回国华侨,整个一个母夜叉,把我和陆组都快挠破相了。说什么她儿子受人蒙骗被人下药意识不清才出错的,怎么着都要在医院放10个保镖守着她儿子。”

“呦呵,还真有人不要脸。”

“我没法跟您说了,现在所有没事的夜班医生都在帮我们维持现场秩序,妈呀,金夫人,您不能进去,里面正在手术。”

8.

“止血钳递给我,血压多少?”

“正常。”

“准备缝合伤口。”

简单有序的对话中,将近3个小时的手术结束

“心电监护,转至EICU。随时注意病人情绪

护士长严肃点头,“赵医生,外面还闹着呢。”

“恩。”赵启平换下衣服,认真洗手。

跟着所有的护士把病人送到eicu。

不出所料,她果然抵在门口,抓着赵启平问来问去,话实在是不好听。

赵启平双手抱肩,微笑着听她把所有的话说完。

“说完了?”

“医生,我明白您的。。”

“别,我有家室,您这话传出去我可要遭殃,来,小柳,拿镜子来给金夫人照照。”

小镜子横在二人之间,赵启平嘴角微挑,
“金夫人,瞧见人渣了么?”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也太无法无天了。”

赵启平就这么瞥了一眼,话都没说直接走到诊室继续看病。

“你别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告诉你,
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我让院长隔了你的职,一个小大夫,还胆子大了。”

“我宠的,有意见?”

谭宗明提了个小保温壶出现在人群之间,把赵启平拽出来,“今天买的银耳莲子羹和莲蓉包,晚饭木木吃了好多。”

赵启平直接穿过人群走向谭宗明,“吃宵夜去。”


急诊的所有护士和大夫有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

9.

赵启平直接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有人让凌远革了我的职。”

“谁啊?”

“人渣。”话一说完,就直接挂了。

李熏然赶到医院的时候人群已经散了,路上吃完了凌远准备的虾滑团子,此刻心情还好

两位医院驻守民警气的眼都红了,脸上划的全是血道子。李熏然直接让他们去上药。

赵启平出来,把二人的病历诊断和报告给李熏然,“所有的都在这上面。对了谭宗明和那个人渣他妈认识,这次他们回国计划合作。。。。果然嘛,人渣都是。。”

“李队,金夫人要求做病理测试。”

“赵医生,那个公子哥抽搐了,口吐白沫。”

李熏然的脸直接绿了。

没等他开口呢,这位神通广大的金夫人直接捅到上面,局长亲自开口同意。



10.

转日四个人聚到凌远家为李熏然接风。

电视上正在交替报道杀人案与昨天酒吧的故意伤害。

凌远作为院长以及主治医生宣读检查报告及病历。


凌远看向谭宗明,“你干的?”

谭总坐在沙发上看木木画画,笑的云淡风轻
,“不都是说我动一动眉毛能搅动s市经济风向么,那么谁让我的人不舒服,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送回来。”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啧。。”

“要不是靠着小心眼玩的狠,我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凌远看了他一眼,“脚下来,我新擦的桌子。”


李熏然站在厨房削苹果,赵启平靠着门框听着二人对话,圆润的眼角向上挑了挑,

“李sir,我怎么觉得肚子疼和凌大头越看越像,越看越像,越看越像一对。”

“没事,要是他们俩钟情了实在不行咱俩凑合凑合。”说完,冲赵启平抛了一个全方位的媚眼。

赵启平瞥了回去。

“总比阿诚和小韦好吧,那个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的胖子和结巴。”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13.

晚上在家里练了一会琴,曲和用手机把最新的这段曲子录了下来,用邮件给赵启平发过去。

远在大洋那头的赵启平刚刚起床,第10086次骂自己为什么脑袋一热被凌远骗来非洲当无国界医生,他倒是呆了两年走了回祖国吹凉风了。可是他还要呆三年。

大洋那头的曲和握着手机现在窗口很奇怪,
“每次哥哥收到之后五分钟以内肯定会来电话的,这次我把时差算对了啊。”跑过去又看了一眼地图,曲和噔噔噔的跑下楼,站在院子里打电话。

“喂,哥!”

“凌大头我告诉你,老子在非洲时时刻刻都会念着您的大恩大德,祝你在祖国被风吹飞喝口凉水都塞牙睡觉不得安生走路崴脚!”

这边曲和泪眼汪汪的抱着手机捂着快震聋的耳朵出声,“哥,我是曲和。”

赵启平赶紧拿手机一看,坏了,说错了!

镇定自若的回头对着空气大骂,“倒霉孩子,谁乱接我电话了!”然后温柔的笑了一声,“和和,最近怎么样?身体好不好啊?”

14.

如果我哥不想当医生,还可以去当演员!

15.

远在首都的凌远连着打了三个喷嚏,李熏然递了张餐巾纸过来,“远儿哥,你是不是感冒了?”

凌远捂着鼻子不说话,又打了三个。

16.

吃饭的时候,曲和邀请黄志雄去听他们乐团的音乐会。

推过去一张精致的请柬,双眼满是笑,“快递员你要不要去听音乐会,我在这个乐团里奥,我在里面拉大提琴奥。很好听的曲子呢。”

黄志雄把最后一口饭吞进嘴里,看了一眼曲和,语气平淡,“我不太懂,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啊。去吧去吧。”明明他这么诚心的邀请他了,“我可以让你穿我新买的那件西装。”
说着曲和拍拍黄志雄的胸脯,一副哥俩好的表情。

黄志雄实在是被他逗乐了。

自打他得了这病,十分反感人数密集的地方。但是上回,曲和带他去超市采购,他的症状缓解了一些,似乎是好了。

好了?黄志雄内心失笑,尽管两个多月都没犯了,可是它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蛰伏在他的血液里。随时都能把他吞噬。

真的很想把他清除掉。

“只要你不嫌弃我可能听半截会睡着。”

“不会哒不会哒!”曲和从房间里把他那件新西装递给黄志雄,“借给你穿,恩,给你。”

黄志雄彻底乐了,挤眉弄眼的肉疼成这样。把衣服放到曲和怀里,“你衣服码太小,我穿不了,这样吧,你陪我去买一套。”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糖尿病

1.

“这几天感冒的太多,我给你拿了点药,你记得吃。”

李熏然坐在沙发上吃苹果,唔了一声,颠颠跑过去看凌远做菜,“远儿哥,今天咱们做个水煮鱼吧。”

凌远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铲子,“什么水煮鱼,你看你嘴角都起泡了,这两天就吃青菜吧。”

“不行,你养兔子呢,昨天吃的胡萝卜,前天吃的青萝卜,今天你抄的白菜。我都要饿瘦了,我告诉你我要吃水煮鱼!”

凌远腾出一只手,掐了掐李熏然的脸,“我没觉得你瘦了啊,这一定是你的错觉。”

李熏然不说话,继续怨念的看着他。

正好一道菜出锅,凌远解下来围裙,把盘子放在李熏然的手上,淡然微笑,“我以为你每天晚上已经吃的很饱了。”

李熏然的脸腾的红了,连带着耳朵和脖子。

“凌远,你大爷。”

2.

凌远怕李熏然不听话,给他买了一个定时提醒的药盒。把药装好放在里面,订好时间提醒,放在李熏然面前。

“你把我当小孩啊。”

“行了,你要是小孩我也不用这么费心了,
不听话还能教育一下,或者打两巴掌长记性
。”

“你敢!”

凌远把抹了果酱的面包递给他,“我哪舍得。”

李熏然的脸又红了。

3.

一上班就有了新案子。

李熏然一上午一通忙活,连午饭都没吃,药盒早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李队,大家都饿了,咱们吃饭去吧。”正巧和家属谈话回来路过一个小饭馆,李熏然点点头,“走,吃饭去。”

酒足饭饱之后,李熏然掏包结账才想起来包里有个药盒,嘴角漾起一丝笑,“服务员,麻烦来杯温水。”

所有人都见怪不怪,当没看到。

唯有新来的小宋,看着李熏然问道,“李队病拉?”

其他人都是一惊,立刻抬头,互相拉着就要出门,“都吃完了咱们快走吧。”相互之间还有眼神交流。

你怎么没拦住她?!

我也不知道也不知会说这个!

“回来,等我把药吃完!”李熏然朝着门口喊了一句,“跑什么啊!”

几个人停了脚,低着头往回走。

4.

李熏然喝完药,这才和小宋笑着说到,“你看这不是我们家那位怕我被传染感冒给我准备的么,我这个人记性不好,所以他不给我买了这个么。我跟你说,他这个人啊什么都好,而且特别细心。。。。”

于是李熏然在回警局的路上狠狠秀了一把。

临了到了警局,小宋眼泪汪汪的找法医签材料。

梁法医一回来就听说了这件事,拍了拍小宋的肩,“宋啊,长记性了不?”

小宋捂着心口点头,不会再有第二次!

“以后在你们李队面前,轻易不要提起凌远,院长或者药啊他从家里带的什么东西之类的。”

“凌远?院长?是谁啊?”

梁法医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记住了就行,不然我怕你得糖尿病。”

“啊?”

“齁的。”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大舅子→_→


1.

荣石前30年以为丈母娘很难搞定。

直到在他32岁那一年,他遇见了方孟韦。

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大舅子这个物种,战斗力破表。

他不是挡门砖。

他是万里长城,而且还带着观察哨的那种。

荣石实在不明白,他好不容易把方孟韦偷出来买个冰欺凌的功夫怎么就被方孟敖带走了呢(눈_눈)

2.

荣石准备在家族大群里问问。

谭宗明回的最快,“我只知道大舅子是神助攻。”

赵启平中午休息,看了一眼手机,这下可好

“肚子疼,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谭宗明后脖子一凉,坏了说漏嘴了。

荣石默默的关上手机,你大爷,有时候吵架也是秀恩爱。

3.

李熏然瞅见了,回了一句很中肯的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荣石默默的在心里又骂了一遍方孟敖,然后回到,“孟诚早已经都嫁了,他还要我怎么开,碎成渣?”

李熏然哑口无言,发了一个同情的表情。

荣石点了一颗烟,私聊李熏然,
“你要是没事最好去看一下凌远,越快越好,我怕他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4.

荣石晚饭吃不下躺在床上挺尸。

荣意看着哥哥想嫂子想成这样又解气又心疼
,于是荣念出主意,“大哥,你要不给黄志雄或者杜见峰打个电话,我觉得启平哥可比孟敖哥难搞多了。”

荣石看了妹妹一眼,默默的拿起手机。

“喂,黄志雄,我是荣石。我想问问你怎么从赵启平手里把曲和抢到手的。”

“其实吧也没有很厉害。”黄志雄正在给孩子喂米粉,“老子直接拉着和和在法国登记结婚才告诉的赵启平,他只好接受了啊。”

黄志雄一边志得意满的显摆一边和孩子玩。

“不和你说了,我要哄我儿子睡觉了。”

荣石直接把电话扔了出去。

“对不起啊大哥,我忘了他们俩刚刚领养了一个孩子。”

荣石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5.

明楼给荣石打了一个电话。

本来他是不想打的,可是阿诚非要他打,孟韦被方孟敖盯着不许出去,只好向阿诚打听荣石怎么样了。

“大哥,如果你帮孟韦这个忙,今天晚上就不要睡书房了。”

“明天呢?”

“我考虑一下,如果大哥表现好的话。。”

“喂,荣石我是明楼。你最近怎么样啊?听说你因为孟韦的事很烦恼啊,阿诚让我打个电话给你出出主意。软的不行来硬的嘛。”

阿诚瞥了一眼明楼,把刚做好的夜宵端走了。

“这个我和你开玩笑的。当然不能这样了
,你要和他好好说啊,孟敖这个人还是很通情达理的。”

阿诚又把夜宵端了过来。

明楼直接打开盖子,以最快速度把它干掉。
然后说不出话来了。

吃太快,烫舌头了。

6.

说半截那边没了声响,荣石又把电话摔了。

荣意拿着手机遗骸,叹了口气。

大哥这个礼拜都换了20个手机了,明天还是买诺基亚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