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迟缓者

做一个爱产粮的好司机

【楼诚衍生】睡前故事

逆光

1.

凌远已经在手术室进行了10个小时的手术。

这是他第今天第三台手术。

对于这位患者,他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可是血压还在下降。

“下病危通知吧。”

李护士点点头,拿着单子出了手术室。

赵启平把李护士直接拉了回去,穿戴整齐戴上口罩直接进去站在凌远旁边,“外面只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她妈妈送来时就没气了。”

“重新检查,是否还有出血点。”

2.

“嘟——”

“死亡时间,凌晨x点xx分。”

凌远无力的垂下双手,“手术3室和手术4室成功了么?”

护士摇了摇头,“伤的太重了。”

赵启平站在手术台边没有说话,他在措辞,
如何和外面的孩子去解释忽然之间父母双亡的事实。

外面忽然喧闹了起来,凌远眉头一皱,他走出去,看见正在压制醉汉的几个警察。

李熏然抱着那个孩子坐在一边,捂着他的耳朵怕吵醒了他。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刑侦大队。。?”

李熏然压低了声音,“这次交通事故伤亡重大,交通大队全体出动,我们现在手头没案子,过来帮忙。”

3.

赵启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场闹剧。

转身去了办公室找了一个大盆,接了一盆的水。

赵启平端着盆走进人群,

“让让。”

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走进治疗室,赵启平问护士,“灌药了么

护士摇摇头,“刚进来,还没配药。”

“那好,你站远点,别浪费了。”

说着,一盆水,从头浇下,水花四溅。

透心凉。

李熏然直接走向治疗室。

凌远看了眼治疗室,把怀里熟睡的孩子让护士抱到宿舍。

“里面的人酒醒了警察要录口供。请大家协助执法,大晚上的都散了吧。”

4.

“你敢泼我?”

醉汉酒微醒,一说话还是满嘴的酒气,李熏然站在门口,给交通队队长通电话,说明情况。

赵启平忽然笑了。

他慢慢蹲下来,看着醉汉的脸,“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嘛?”

“老子做了什么?老子就是喝了酒,在外面开车逛了几圈。”

“不对,”赵启平站起来白大褂脱下来,扔到一边,然后看着醉汉,轻声说到,“我刚刚做完手术,他们的血还是热的,身体还是温的,就是没气了。你要不要去太平间看看?那里都是你的杰作。”

醉汉愣愣的看着赵启平,说不出话来。

“你说以后晚上你会不会看见他们呢?会不会哭着向你索命呢?那都是什么样啊?断腿的?毁容的?”

醉汉脸瞬间惨白。室内忽然有股屎尿的臭味。

李熏然知道这酒肯定是醒了,和几个警察带着他立刻回警局做笔录。

赵启平安静的坐在科室门口的椅子上。

凌远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去病房查看车祸生还者病情如何。

5.
“天亮了。”

赵启平看了一眼表,6点半。

这是他第25个和第26个无法从死神手里夺过来的病人。

日光有些刺眼,赵启平努力睁眼看向太阳,泪落了下来。

日光倾城,未必温暖动人。

忽然,有人逆光站在他面前,用纸巾擦净他眼角的那颗泪,笑脸温和,直达眼底。

“赵医生,你好,我是谭宗明。”

6.

赵启平一边吃着谭宗明买来的油条一边腹诽。

其实谭宗明也就比肚子疼好听一点点。

谭宗明偷偷给凌远发条短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给力的大舅子了!(。ò ∀ ó。)

评论(12)

热度(148)